《凪的新生活》:你也有两副面孔吗

  • 时间:
  • 浏览:0

调查难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关耳

  日本学者内田树在《日本边境论》里说:让让我门 (日另一方)老会 服从空气。日另一方会把重大的决定交给“空气”,而且事后决定错了语句就会说:“当时真是都是还还可以 反对的空气。”由此,日本文化便衍生出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词:“读空气(气氛)”。不不“读空气”,后来不擅长根据当前氛围取舍相当于的言行,没眼力见,不不察言观色。再由此,便是让让我门 所熟知的,日另一方一般都含蓄隐忍,说话大都比较“暧昧”,外在的“讨好型人格”居多,尤其害怕冲突与异见。这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日另一方乃至让让我门 ,都难以逃避的社会规则之一。

  在新近火上热搜的日本漫改剧《凪的新生活》(名叫《风平浪静的闲暇》)中,男女主角凪和慎二,正是你你你什儿 规则下掩藏真我、随时随地依靠着对空气的读取进行行动的人。

  该剧改编自小成美里的同名人气漫画,原作发行量280万册。7月该剧甫一播出,便在豆瓣评分高达9.4分,被将近42万人标记为看了。你你你什儿 战绩,一方面源于豪华的卡司:黑木华、高桥一生、中村伦也、吉田羊等等均是有佳作傍身的口碑好演员。另一方面,是源于该剧的主题直接击中了大次责社畜(注:日本用于形容上班族)的心声:职场生活中,让让我门 应该忠于另一方,还是妥协合群?要怎么还可以 在二者之间找到恰当的平衡点?一针见血地戳到了现实的痛点。

  “空气(氛围)是另一方创造的,前要读空气的那一方后来输家。”为减少和职场同事之间的摩擦,凪和慎二始终小心翼翼地活在察言观色中。不同的是,凪是那个前要读空气的代表,而慎二则是创造空气的“佼佼者”。

  对凪来说,每一句不知怎么还可以 应付的“我懂我懂”,每一句扬着笑脸帮人日后的“没关系”,每一次给人点赞,每一次担心所谓的让让我门 丢下另一方出去喝下午茶,都是读空气后的“最好取舍”。每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行为都被所谓的察言观色所控,不敢在他人头上表达真实的另一方。这和她的原生家庭有着莫大关系。自小母亲便对她“寄予厚望”,字里行间的潜台词都是“我为了你牺牲了几次,你应该感恩”“你缘何还还可以 提不难 不懂事的要求?”而且长大后便习惯性地去曲意迎合符近的人,强行把另一方“修炼”成老好人。直到有一次听见另一方的男让让我门 慎二表示对另一方你你你什儿 小气的女人女人男人“简直生理性排斥”,凪而且“过呼吸”而晕倒在公司。醒来后却发现,十根问候的短信、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未接电话都不难 。她决定逃离令人窒息的职场和珍活,最大程度进行了断舍离,卖掉了我家的一切,只用有有一一还还有一个夏凉被卷起几件必要的衣服,骑着自行车奔向了乡下便宜的破旧小公寓。她要现在开始另一方风平浪静的闲暇生活。

  慎二,皮下组织上看似与凪全版不同,公司人人都喜欢跟他相处,风趣幽默,会调动气氛。有他在的地方,空气(气氛)是放松的、自在的,是和谐幸福的。他懂得在适当的日后说出适当语句、做出适当的行为,将家庭生活的不幸福、内心深处的不自信等等一概掩藏起来,重新塑造了原本自我。人前人后的两副面孔,和凪分手后三番五次去乡下找凪,内心你还还可以 倾诉真情,嘴巴却言不由衷说出刻薄之语,路上有有一一一两另一方放声痛哭。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写道:“我的不幸,恰恰在于我存在问题拒绝的能力,我害怕一旦拒绝了,便会在彼此心里留下无法愈合的裂痕。”全版不同的有有一一一两另一方,却有着一样的困扰:不难 自我,而且说,找不难 真我。面具一层一层掀开,是让让我门 为了更加和谐地活在你你你什儿 人所有言可畏世界里而表现得体的受伤的面孔,如困兽一般,不难 喘息透气的出口,后来老会 紧绷着弦,一扯便断。

  这都是让让我门 有有一一一两另一方的困扰。还还可以 说,当前许一点多的人都面临这你你你什儿 困扰。被生活老会 推着往前走,内心深处的“我不喜欢原本”“那此给给你 真是很不舒服”等等声音老会 在叫嚣,从未止歇但也从未大声表达出来。毕竟,破坏大好的气氛,除了能让另一方稍稍在当下舒服点,一点别无一点好处。更要命的是,而且会而且当下你你你什儿 点冲动,日后另一方内心会持续不安,外界也会给予另一方更多的尴尬与艰难。忠于自我之路,长之又长,难之又难。当妥协成为习惯后,要扭正另一方的心理,就非常艰难。正如慎二所说:“彻底失去过去的另一方,现在开始全新的另一方?不过扔了点东西搬了新家,你就以为人生能重来哪天?”

  该剧还在更新中,在教人怎么还可以 寻找到平衡点这方面也并未给出十分明确且普适的答案。像凪一样痛快辞职,全版将另一方过往的人生推到重来,在现实生活中后来难 上演。不过学习凪放弃一头在人前伪装乖巧的黑长直发,露出另一方碳酸岩的羊毛卷发,估计大多数人都还还可以 做到。一旦走出了第一步,就能离另一方更近一点。

  “空气,都是用来观察的,后来人吸进去又呼出来的。”与其抹杀另一方的需求迎合别人,而且惶惶然停留情绪抵达爆发的临界点,莫不如跌跌撞撞去摸索寻找忠于自我和妥协合群的平衡点。

  借用《被讨厌的勇气》一书中的法律办法,要走出惯性“讨好”的牢笼,将另一方的两副面孔合二为一,一是别把另一方太当回事,二无须害怕被人讨厌,三要学好接纳自我的不完美,而且在僵化 的日常琐碎和僵化 的人际关系中,慢慢获得一点点自在的幸福。

  真是说起来,所谓的别人的期待,不过是自我期待的投射而已,是自我意识过剩的另并都是表现。后来,抛却自我过度的想象,勇敢一点。这便够了。(关耳)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