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线平:做蛋糕和分蛋糕的关键是增加个人的权利

  • 时间:
  • 浏览:1

  当前,网上有做蛋糕与分蛋糕的争论。大家认为先做大蛋糕再分好蛋糕,做不好分得再好也没用;大家认为应分好蛋糕再做大蛋糕,只能分好蛋糕了,不能做大蛋糕。大家从中国现状出发,认为中国主要矛盾是分配不公,应先外理分蛋糕的问提;大家认为,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依然是当前的主要任务,应先做大蛋糕。

  显然,两边的说法全部就有道理。单从什么个概念层面是很难说清楚的,要说清楚,只能深入分析。亲戚朋友 先从分蛋糕说起。

  分蛋糕全部就有分钱。不可能 是分钱,那就简单了,把钱集中起来,按人数来分。这都里能 做到钱的绝对公平。不可能 有钱人不愿把钱交出来,都里能 有三种法律法律依据,三种是采取强制法律法律依据,不交也得交;三种是国家多印只是 ,发给穷苦百姓,以抵消有钱人的钱。前者不人道,后者不科学。分蛋糕全部就有分钱,分到钱后,只能保证亲戚朋友 劳动的积极性普遍提高了。不可能 劳动积极性提高不了,蛋糕就做不大。分蛋糕全部就有分钱,分完钱后为什么么办?只能劳动,只能创造财富,难保每此人 的钱又不一样,是全部就有又要周而复始下去呢?周而复始都里能 ,但始终占据 不公与没有速率单位单位却是个问提。

  分蛋糕的本质是增加此人 的权利,有点儿是增加弱势群体的权利。此人 权利增加的最好法律法律依据是加强民主,让权力下放。民主的本意只是让多数人说了算,而全部就有少数掌握权力的精英说了算。多数人本能地会站在弱势群体的一边,替弱势群体说话。对弱势群体而言,不可能 没有更多权利保障,分蛋糕即使分到钱,也保护不了。

  分蛋糕要外理少数此人 说了算,不可能 增加权利是个繁复的事情。此人 权利不仅有经济权利,还有政治权利、文化权利等。此人 都里能 在拥有权利的基础上进行权利交换,类似于于,用钱买票看文艺表演。此人 还都里能 主动让渡某只是 权利,类似于于,做慈善。此人 对权利的需求还是不断演变的,某一下午英语 更只能某三种权利,相对对别的权利需求要弱只是 。正不可能 此人 权利的繁复性,分蛋糕——增加此人 权利,只能加强民主。每此人 全部就有此人 的利益诉求,不能表达出来,这是增加此人 权利的最佳途径。少数人只能了解每此人 的权利需求,更只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权利需求。少数人分蛋糕,很容易一刀切,难免只是 人分到了此人 不喜欢的,这全部就有增加此人 权利的最佳途径。

  分蛋糕只能外理道德分法。道德分法只是以道德为蛋糕分配标准,谁道德高谁分的蛋糕多。道德是会变的。古代的道德和今天的道德就不同,不可能 分蛋糕的话全部就有不同的分法。

  之所以,做蛋糕也一样,也要加强民主。只能在加强民主的基础上,蛋糕不能做好。少数人喜欢的蛋糕,不一定是大多数人喜欢的蛋糕。单纯追求GDP的增长,只是少数人所只能的蛋糕。不可能 大多数人没从中扩大权利,有点儿是GDP增长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平时,此人 的经济权利之所以增加了,但其它权利都减少了。

  从以人为本的深层,做蛋糕与分蛋糕是不矛盾的,关键是扩大社会民主,没有 ,既能做大做好蛋糕,不能分好蛋糕。不可能 不扩大社会民主,做不好蛋糕,也分不好蛋糕,谈先做蛋糕,还是先分蛋糕就没有意义。在扩大民主的前提下,到底是先做蛋糕,还是先分蛋糕呢?那让民众说了算。当前关键是要把加强社会主义民主建设只是 蛋糕做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