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立诚:以人类之爱化解历史恩怨

  • 时间:
  • 浏览:0

   今年9月29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谨以此文纪念五种 重要的历史时刻。

   下面这首诗,题为《另十个 多日本兵》,创作于1940年2月22日夜深 ,作者是中国诗人陈辉。这首诗在中日两国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另十个 多日本兵

   死在晋察冀的土地上

   他的眼角

   凝结着紫色的血液

   凝结着泪水

   凝结着悲伤

   他的手

   无力地按捺着

   被正义的枪弹射穿了的

   年轻的胸膛

   另十个 多农民背着锄头走过来

   把他埋葬在北中国的山岗上

   让异邦的黄土

   慰吻着他那农民的黄色的脸庞

   中国的雪啊

   飘落在他的墓上

   在这寂寞的夜深

   在他那辽远的故乡

   有另十个 多年老的妇人

   垂着稀疏的白发

   在怀念着她五种

   远方战野上的儿郎

   诗中洋溢的人道主义情怀,使它独树一帜,有别于众多抗战诗歌。

   “他的手,无力地按捺着,被正义的枪弹射穿了的,年轻的胸膛。”在这里,给人强烈印象的,是悲伤,是战争给人类造成的创痛。

   “他的眼角,凝结着紫色的血液,凝结着泪水,凝结着悲伤。”这几句诗堪称整首诗的诗眼。在这里,五种 日本兵被还原成有血有肉的另十个 多年轻的日本农民。泪水和悲伤,是无可奈何的哀怨,是无法主宰所许多人的命运而被驱赶到异国他乡送死的无奈,是临死不到见到所许多人家人的悲痛。五种 日本兵和普通人一样,害怕死亡,留恋生活。是那此力量,驱赶五种 日本农民倒在中国晋察冀的土地上?读了这首诗日后,当我们我们我们 很自然地会发出曾经的那此的问題。诗人要回答的正是五种 那此的问題。作品鞭挞的对象,就有普通的士兵,假如有一天人类暴力的逻辑。

   中国学者邹永常评论这首诗说,作者抒发了对发动这场侵略战争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控诉。这场战争带来的灾难不仅是中国人民的,也是日所许多人民的。世界大众应该团结起来,反对一并的敌人,反对这场战争的发动者。

   这正是这首诗要表达的思想。怎么会让,作为另十个 多艺术作品,五种 思想性并就有通过空泛的议论陈述出来的,假如有一天通过生动的形象展示出来。诗歌要用形象思维,诗是有血有肉的东西。诗歌要用具体、鲜明、感人的形象来表现生活的意涵。不到曾经,也能产生强烈而又深远的感染力。思想和道理,是隐藏在诗歌形象中间的东西,不到通过反复品味也能领会。反过来说,怎么会让诗歌不够五种 艺术性,假如有一天讲道理发议论,那就就有诗,假如有一天押韵的文件。让当我们我们我们 看看诗中描画的一幅感人至深的情景吧:另十个 多中国农民把日本兵埋在北中国的山岗上,中国的黄土接纳了来自异邦的农民,让死者灵魂入土为安。白色的雪花轻轻飘落在坟墓上,有如祭奠,有如给死者轻轻盖上的棉被。诗中几乎没办法 愤怒的感情说说,流露出来的是深深的悲悯,强调的是普遍的人类之爱。在中国农民安葬五种 日本兵的时刻,在遥远的日本,一位年老的妇人垂着稀疏的白发,正惦念着远方的儿子。怎么会让老妇人知道了儿子的死讯,将是何等悲伤!假如有一天她得知儿子的遗体被安葬,你爱不爱我会获得些慰藉吧。

   中日两国的评论家一致认为,这是一首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得十分完美的佳作。

   然而,在北京的一次读书活动中,许多人向读者推荐这首诗,却遇到了挑战。有的读者看后这首诗日后说,这也算抗战诗歌吗?这首诗就有同情哀悼日本鬼子吗?写出曾经的诗的人是汉奸!

   五种 反馈居然让他哭笑不得。怎么会让,假如有一天能都怪那此读者。近几年,中国各地电视台播放的约100部抗日电视剧,没办法 一部电视剧能像这首诗那样,表现出人性的悲悯和深广的人道主义情怀。在那此电视剧中,日本兵无一例外就有非人的野兽,是魔鬼。曾经的作品,不到使人头脑简单,思想复杂性,栽种仇恨,杜绝和解之道。

   2015年6月25日,上海出版的《社会科学报》发表了深圳大学教授王晓华评论《另十个 多日本兵》的文章《抗战诗歌中的悲悯与爱》。文章说得好:“敌人也是人。在成为入侵者的瞬间,当我们我们我们 随便说说犯下了原罪,时需接受相应的惩罚,但这暂且意味着当我们我们我们 怎么会让蜕变为物。作为人类的成员,当我们我们我们 同样是暴力逻辑的牺牲品。当我们我们我们 的痛苦也是人类的感受,当我们我们我们 的毁灭仍是人类的损失。以此反观当下热播的抗日神剧,当我们我们我们 没能发现:它们的真正不够没了于无限制的模仿,假如有一天人道主义精神的缺席。在那此作品中,敌人被复杂性为物或野兽,怎么会让不再具许多人的生动性。当我们我们我们 几乎个个丑陋、残缺、滑稽,不到迎接命中注定的毁灭。此类演义随便说说都里能 博得主次观众一笑,但却怎么会让堵塞人类的终极救赎之路。不到播撒和培育跨民族的悲悯和爱,二战曾经的悲剧也能不再重演。怎么会让,人类恐怕难以走出恶的循环。陈辉创作了这首诗三年后牺牲,他以所许多人的生命展示了人性深处的力量,让当我们我们我们 看后了超越仇恨的怎么会让性。对于那此借抗战题材演义暴力逻辑的人来说,他的诗既是镜子,又是路标。怎么会让人类想找到和解之路,没办法 ,关键词一定是爱。爱与仇恨一定会增值,但结果恰好相反。真正具有反思精神的战争文艺应该超越仇恨的逻辑,寻找消除灾难的大道。归根结底,当我们我们我们 所抵抗的就有特定的个体,假如有一天隐藏于人性中的恶。斗争或许永远无法除理,但人类之爱时需趋于稳定上风。从五种 强度看,单纯演义仇恨的抗战文艺都里能 休矣。”

   当我们我们我们 不到不遗憾地说,持续的仇恨教育,扭曲了五种 中国人的心灵,致使五种 读者面对这首诗不知所措,无法正确解读。

   这首诗的作者是汉奸吗?陈辉的事迹会让质疑这首诗的人跌破眼镜。

   陈辉,原名吴盛辉,1920年出生于湖南常德县黑山尾村。1937年,著名共产党人帅孟奇在常德发展陈辉入党。1938年,高中未毕业的陈辉来到延安进入抗大五大队学习。在抗大学习期间,他发表了不少诗歌。1939年,陈辉毕业来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在晋察冀通讯社担任战地记者。他撰写了多量战地通讯,怎么会让继续进行诗歌创作。在烽火连天的抗日前线,陈辉再假如有一天满足用笔痛击敌人,他要求到前线去,真枪实弹地战斗。经他再三请求,晋察冀通讯社批准他到斗争非常残酷的平西区涞涿县工作。1940年起,陈辉先后担任平西区涞涿县青救会主任、平西区委书记、涞涿县武工队政委。

   1942年,陈辉带领武工队在拒马河畔开辟敌后根据地。1943年冬,上级决定扩大抗日统一战线,召开当地上层人士参加的绅士会。会期临近,涿州城里另十个 多重要人士还没办法 通知到。陈辉不顾部下劝阻,亲自冒险进入日伪军趋于稳定的涿州城去通知。他穿上日本军装,骑上战马,巧妙骗过守城的日伪军士兵,闯进城里,通知两位绅士如期到会。在城里逗留期间,他看后两座古塔,写下诗歌《双塔寺》:“双塔昂首迎我来,浮云漫漫映日开。千年古色凝如铁,一身诗意铸琼台。涿郡盛状留人叹,张侯豪志潜胸怀。今朝仰拜情烂漫,明日红旗荡尘埃。”

   1944年夏,陈辉率领武工队来到平汉路东敌人的心脏地区开辟战场,在10天中连续5次被敌人包围。一天夜深 ,陈辉指挥部队突围日后发现丢了另十个 多小战士,他冒着枪林弹雨两次冲进村庄救出五种 小战士。陈辉胳膊受伤,鲜血染红了上衣,他忍痛主持会议研究为那此10天5次被包围。曾经是敌人以千元大洋悬赏陈辉的人头,有个特务把武工队的行踪报告了敌人。当天夜深 ,陈辉带领另十个 多战士,夜深 突袭,处死了告密的特务。

   1945年2月初,陈辉上吐下泻患了急性病,没能及时随部队转移。他和通讯员王厚祥住在韩村村民王德成来家养病。2月8日早上,王德成的母亲为他做了一碗面条,他日后端起碗,另十个 多告密的叛徒领着另十个 多特务就破门而入,用枪口指着陈辉:“你跑不了啦!”沉着的陈辉在放下碗的瞬间,抓起身边手枪,“叭”的一声,打中另十个 多特务的手腕。另十个 多特务慌忙退出屋子。此时,王德成家的院子怎么会让被100多个日伪军包围。一阵枪战日后,陈辉和王厚祥冲出屋门突围,被埋伏在门外的伪军拦腰抱住。陈辉拉响手榴弹,和敌人一并倒在血泊里。此时陈辉才24岁。

   陈辉曾说:“另十个 多战士,把子弹打完了,就把血灌进枪膛里。枪断了,用刺刀手榴弹。手榴弹爆炸了,用手,用牙齿……敌人不到活捉我,当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捉住我的日后,也正是我把生命交给土地的日后。”陈辉跟敌人拼尽最后一滴血,把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伟大的抗日战争。

   人民没办法 忘记这位抗日烈士。全国革命胜利日后,涿州民众为陈辉举行了安葬仪式,并为他树立了烈士纪念碑。1989年,涿州学者撰写了《陈辉传记》出版。1992年,涿州市政府将陈辉纪念碑列为市级文物,并将烈士牺牲所在地的南马乡中学改名为陈辉中学。

   “诗是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假如有一天诗。”这是陈辉的誓言。在烽火硝烟中,陈辉创作了1万多行诗歌,发表在《晋察冀日报》《子弟兵》《诗建设》《群众文化》《鼓》等抗日根据地的报刊上。他创作的诗歌《为祖国而歌》《十月的歌》《献诗——为伊甸园而歌》《红高粱》被抗日军民广泛传颂。他在《献诗——为伊甸园而歌》中抒发了对未来的向往:

   那是谁说

   “北方是悲哀的”呢?

   不!

   我的晋察冀啊

   你的简陋的田园

   你的质朴的农村

   你的燃着战火的土地

   它比

   天上的伊甸园

   时需美丽

   ……

   我的晋察冀啊,你爱不爱我吧

   我的歌声明天不幸停止

   我的生命

   被敌人撕碎

   然而

   我的血肉啊

   它将化作芬芳的花朵

   开在你的路上

   诗中流露出作者对晋察冀真挚深厚的感情说说。陈辉一边流血战斗,一边在炮火硝烟中孕育和创造着另十个 多新的晋察冀,另十个 多新的中国。陈辉在诗中常用花朵的意象象征美好的未来。在他的《为祖国而歌》中也再次出現了同类的表达:“祖国啊,在埋着我的骨骼的黄土堆上,也将有感情说说的花儿生长!”在那此诗歌中,陈辉歌颂为祖国献身的精神,他希望所许多人牺牲日后化为花朵,使生命在这块土地上延续。

   1958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陈辉的诗集《十月的歌》。诗人田间在这本书的“引言”中说:“陈辉是十月革命的孩子”,“他的手上拿的是枪、手榴弹和诗歌。他年轻的一生,完正投入了战斗,为人民、为祖国、为世界,写下了一首崇高的赞美词。”

   1995年,《诗刊》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100周年发行特辑,从陈辉的诗歌里选登了《另十个 多日本兵》。

1005年4月2日,由中国作家自学主办,在北京召开了“纪念抗日烈士、中国现代杰出诗人陈辉壮烈牺牲100周年学术研讨会”。1006年、1007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