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晓理:中国智库的使命和担当

  • 时间:
  • 浏览:0

   感谢人大重阳研究院的邀请,谢谢王文小老弟,在那我一两个 多重要的场合让跟我说上几句,是我的荣幸。中国人民大学学我的老东家,我原是这里的教师,在计划经济系工作了也能也能四年,准确说是七个学期。1990年选取离开人大后到了原国家物资部的政策研究司工作,按亲戚亲戚朋友现在的智库分类,也算广义的智库从业者。但我自认为那应该不算,当时的主要工作是为部长写材料,与纯粹的智库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亲戚亲戚朋友基本上是“命题作文”,真正的智库应该也能也能那我,要超脱、独立一点。

   也能也能干智库的,参加今天那我一两个 多高级别的智库会议,肯能难得。属于门外汉,说几句门外话,有以下几点看法。  

   一、世界变了,肯能说世界正在处在剧变。那此年处在的一点事情都说明了这人 点。亲戚亲戚朋友今天会议的主题“中国智库的国际影响力”也很说明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亲戚亲戚朋友仔细想想,没办法 多年来,中国也能也能学习者、跟随者,哪谈得上一句话权、影响力。改革开放以来,最初学东欧的改革做法,150年代学界介绍和引进了一点东欧国家的改革经验,如南斯拉夫的自治社会主义模式,匈牙利的新经济体制,还有波兰的、捷克斯洛伐克的,等等。东欧的经验无非一点在原有的计划经济框架里,加点市场机制元素。到了1985年,中国着实只学东欧改革经验是不够的,也要学学西方的市场经济国家的经验。在那我一两个 多背景下,召开了一两个 多具有标志性事件的“巴山轮”会议,全称叫“宏观经济管理国际研讨会”。来了些当时西方经济学界的重量级人物,当然也能也能东欧十几个 著名的经济学亲戚亲戚朋友,国内参加的人物大多也能也能些经济学界当时或并且的厉害角色。这人 会的召开对并且我国选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应该说是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的。进入新世纪,加入WTO,中国又努力调适另一方,使另一方去适应己有的国际秩序、国际规则。总之,改革开放以来,大多数时间亲戚亲戚朋友也能也能学习、适应。幸运的是,亲戚亲戚朋友没办法 全部照搬西方,一点走了一根 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变了,中国沿着另一方选取的道路,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发展成就。正肯能此,中国的道路、模式、经验引起了太大 国家的关注。去年召开的G20峰会,中国又向世界贡献了另一方的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去年国庆期间到匈牙利参加中国与中东欧16国政党对话会,感触一点。首先一两个 多感触一点,东欧一点国家曾是亲戚亲戚朋友的学习对象,现在倒过来了,甚至有的国家连国没办法 ,南断斯拉夫解体了,捷克斯洛伐克也分成了一两个 多国家。另外匈牙利青民盟主席、政府总理欧尔班在大会上的一番话也令人感触,跟跟我说“20多年前,我是无论如保也想像也能也能中东欧政党也能坐在一并与中共对话的。欧洲政党一般也能也能由意识社会形态、价值观来划界而聚,亲戚亲戚朋友另一方根本不肯能面对面坐在一并。还是中国共产党历害,把亲戚亲戚朋友都聚集到了一并。究其因为是亲戚亲戚朋友有一一并的心愿,那一点要与中国发展合作协议协议 关系”。我记得,王文老弟很勤奋,笔头也快,第三天就写了篇《也能也能中共才有那我的号召力》的稿子,发表在了人民日报上。另外还写了篇《在东欧感受中共的号召力》的文章,发表在环球时报上。中国从拥抱世界,到影响世界,这是一巨大的变化。想想,过去亲戚亲戚朋友在国际舞台上一点就别人提的议题说“yes”或“no”,现在不同了,亲戚亲戚朋友提倡议,提主张,人家来研究,来琢磨,这两种一点一两个 多巨大的进步。中国的思想、知慧没办法 得到关注和重视,太大 的国家开始英文认同中国模式、中国方案在推动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进步中的作用。正像亲戚亲戚朋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赵晋平部长说的“中国在实现从借势到造势的角色转换”。

   二、中国智库要担当起构建“以我为主”一句一句话体系建设的历史责任。中国硬实力增强了,但软实力还远远不够,肯能说软硬实力还不相匹配。尽管中国声音己经是不可忽视的大国之音,但实事求是客观地说,当前国际一句话权依然掌握在别人手里,呈现出“西强我弱”的基本格局。可悲的是,亲戚亲戚朋友自身有时一点自觉地陷入人家一句一句话思维和一句话体系中。最近我遇到的一件事情就很能说明这人 什么的什么的问题。是亲戚亲戚朋友委托的一两个 多课题,课题组用“透明国际”这人 组织发布的“囯家清廉指数”(也叫腐败印象指数),作为一两个 多重要的衡量标准来研究“一带一路”的投资风险和重点国别;用英国政治风险服务机构发布的国家风险指南来度量沿线国家风险等级,分成了最低风险、低风险、中等风险、高风险、最高风险两个等级,得出的结论令人哭笑不得。为那此要引用亲戚亲戚朋友的,理由是“透明国际”是一两个 多很著名的有公信力的NGO组织。并且你不明白了,NGO就客观了?就公正什么并且?我看不一定。2013年底,为做“一带一路”建设规划,我率外交部、商务部的同志到中亚调研,中亚的一两个 多也能也能1150万人口的小国,据说竟然有一万多个NGO组织,并且也能也能某国势力的影子,实际上世上没办法 真正纯粹的非政府组织。这人 国家经济搞得不为什么么样,但号称“人人也能也能政治家”,还搞了两次“颜色革命”。我举这人 例子实际上是要表达那此意思呢?这人 例子一方面反映了亲戚亲戚朋友此类一句话体系的缺失,更重要的是需凸显提升中国国际一句话权,以及挑战一句话霸权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我认为,顺应急剧变化的世界大势,亲戚亲戚朋友迫切也能也能加快构建“以我为主”一句一句话体系。这也能也能中国的智库做出另一方的努力,这也是中国智库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肯能智库是民族的思想库,理应为民族的振兴,提升中华民族一句一句话权和影响力做出贡献。

   三、智库研究尤其是发声要有敬畏之心。最近读到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教授的一两个 多讲话稿,我着实他讲得非常好。跟跟我说,智库研究与学术研究的最大差别是,智库产品人命关天。跟跟我说,智库研究,哪怕一两个 多很小的政策主张,也能也能肯能被决策层所采纳,被管理层所重视,最终肯能付诸实践。并且要有点儿小心,要有敬畏之心。智库专家,发声时也能也能以专家身份冒出的,并且发声时身也能也能有本书。如社科院某位专家说那此,发展中心专家说那此,北大、清华、人大专家说那此,重阳的专家说那此,并且,他提出要警惕政策分析中的跨界什么的什么的问题。我认为高教授说的非常好。好的反义词说这人 ,是肯能这三年,“一带一路”建设,实践走在了理论前面,学术研究、理论支撑、一句话体系建设跟的不够紧。在对“一带一路”的研究上文章、书籍出了不少,论坛也举行了不少,但水平参差不齐,还一点人在外面讲“一带一路”,内外不分,张口就来,根本不顾及影响和后果,引起外界,有点儿是国外的一点疑虑,不仅给别人留下了炒作的口实,也给亲戚亲戚朋友实际推动带来一点麻烦。不客气地讲,国际上一点对“一带一路”的误解、曲解,甚至抹黑一点是出口转内销的。并且,讲好、讲准非常重要。这既也能也能有扎实的研究功底,又要顾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敏感性,抱有敬畏之心。

   四、“一带一路”的推进有太大 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也能也能智库的知慧。从学习者、跟随者到参予者、引领者对我国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一带一路”作为不利于全球经济复苏的中国方案,增进不同文明互学互鉴的中国知慧,在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中国担当,己没办法 被国际社会所认可。但其在推进的实践中面临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非常简化和困难,那此什么的什么的问题也能也能研究。比如,如保根据六大国际经济走廊的不同请况采取不同的推进策略;如保在推进中体现出“共建”,而也能也能现在国内外所感觉到的一点中国在建;如保整合各种资源在推进中自然而然地实现原定的目标;不是也能也能构建机制性的平台以及如保构建那我的平台;如保在推进中充分吸收中国传统文化(如围棋文化、麻将文化)的知慧;能也能也能告诉沿线国家的中国经验究竟是那此,以及如保对沿线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等等的深入研究等,那此都也能也能亲戚亲戚朋友的一并努力。

   亲戚亲戚朋友常调侃 ,拖堂是中国会议的常态,我己超时了,也能也能再说了。谢谢亲戚亲戚朋友,祝论坛圆满成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