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钢: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常青藤的绵羊

  • 时间:
  • 浏览:1

   现在好多好多 有忧国忧民的老派人物愿因着对中国的大学,包括一流名校,特别不敢抱过多希望了。中国大学给人的印象是不但学术创新能力不行,就连社会责任感后来行,用钱理群句子说,培养出来的学生总要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没法礼失求诸野,美国大学又怎样才能呢?常青藤名校学生,是否总要 德才兼备,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充满英雄主义和冒险精神的人中之龙凤?在美国名校读本科——而总要 一般中国留学生读的、以搞科研发论文为目标的研究生——是一种生活怎样才能的体验?

   像从前的大问题光问哈佛女孩刘亦婷不行,最好再找个懂行的本地人问问,比如曾在耶鲁教过十年书的威廉·德雷谢维奇(William Deresiewicz)。他去年出了一本书,叫做《优秀的绵羊》(Excellent Sheep)。你這個 称号不用说比“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好听。

   显然这是一本批评美国名校教育的书,不过这本书不用说用说是图个吐槽的痛快,它讲述了你這個 名校的运行机制。此书没提中国,从前我能要能 要愿因着把中美两国名校教育装入 一同比较一下,将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作为中国读者,愿因着你不为什么在了解美国教育,读完这本书愿因着会惊异于中美大学的巨大差异;愿因着你愿因着有所了解美国教育,读完愿因着会惊异于中美大学有巨大的這個 性。

   跟我说大伙儿还能要能 思考一下,现代大学到底是干哪几种用的。

   好得像绵羊一样的学生

   为说话方便,大伙儿虚构从前学生:清华大学的小明和耶鲁大学的Joe。能入选个人所有国家的顶级名校,两人显然总要 出类拔萃的精英。大伙儿相信大伙儿总要 未来社会栋梁,甚至有愿因着成为个人所有国家的领导人。

   然而在此时此刻,小明的形象距离领导人还相差很远。他来自中国某个边远地区,身体谈不上健壮,戴个眼镜,社会经验相当有限,后来为什么在善于言谈,除了成绩好外,大伙儿说一无所长。刻薄的人愿因着会说小明特别读书读傻了,是高考的受害者。

   但小明其实是高考的受益者。他是此人 家族,甚至能要能 说是家乡的骄傲。为了得到这位全省状元,清华招生组曾把小明请到北京陪吃陪玩,美其名曰“参观校园”,直到看着他填报了志愿才算放心,大伙儿说是球星的待遇。

   Joe的父亲是某大公司CEO,母亲在家做全职主妇。愿因着父母总要 耶鲁毕业生,Joe上耶鲁不过是遵循了家族传统而已。美国大学录取不用说只看分数,非常讲究综合素质。跟小明相比,Joe可谓多才多艺。他高中时就跟同学搞过乐队,能写能弹能唱,从小就精通游泳、网球和冰球,后来 入选校队参加比赛。Joe的组织能力很强,是高中学生会副主席,后来 很有爱心,老是去社区医院帮助残疾人做康复运动。

   要论防止刁钻古怪的高考数学题,Joe肯定不如小明——后来 Joe的学习成绩不用说差。Joe从高二刚开始就选修了几门大学先修课程(叫做“AP”,advanced placement),还没上大学愿因着具备微积分和宏观经济学的知识,这总要 小明高考范围以外的内容。

   跟好多好多 有名校一样,耶鲁甚至允许Joe高中毕业后先玩一年再入学,一方面休息休息,一方面趁着年轻看看世界。Joe并没法浪费你這個 年时间。在欧洲游历了三天事先,他在父亲帮助下前往非洲,以志愿者身份在盖茨基金会工作了哪几次月,任务是帮助赞比亚减少艾滋病毒感染。

   小明深知此人 的一切荣誉都来自分数。没法过硬的分数要能我能 拿到奖学金、出国留学、找份好工作。为此,小明在清华的学习策略跟高中并无区别,那后来一定要门门功课都拿优等。

   Joe的大学生活就比小明富于多了。他是多个学生组织的成员,每逢假期就去做志愿者愿因着去大公司实习,有相当专业的体育运动,后来 老是跟老师和同学们交流读书心得!

   好多好多 有中美大学教育的确是非常不同。从前愿因着你据此认为,相对于小明苦逼的应试教育,Joe正在经历的素质教育非常快乐,愿因着你认为Joe是比小明更优秀的人才,那你就完全错了。其实,Joe和小明是非常這個 的一类人。

   Joe为哪几种要参加没法多课外活动?愿因着哪几种活动是美国学生评价体系的重要组成每段,像考试分数一样重要。跟小明刷GPA(平均学分绩点)一样,Joe刷课外活动的经验值也只不过是完成各种考核指标而已。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Joe,对哪几种事情并没法真正的热情。比一心只想着考试的小明更苦的是,Joe还需用顾及此人 在师生中的日常形象,他需用知道别人老是谈论的书都说了哪几种——好多好多 有他用只读开头、结尾和书评的最好的办法,假装读过好多好多 有本书。至于能从一本书中真正学到哪几种,Joe根本没时间在乎。

   愿因着说小明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其实Joe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和更早事先的大学生,的确都很有社会责任感,非常关心国家大事,甚至愿意 为了社会活动而牺牲学业。愿因着愿因着各行业收入差距没法大,也愿因着愿因着大专学 费没法贵,现在的大学生竞争非常激烈,根本没时间管此人 生活以外的事情。除了拿经验值走人,大伙儿不用说打算对任何事物做特别深入的了解。清华的学生还有闲情逸致搞个女生节向师妹师姐致意,而耶鲁你這個 水平的顶尖美国大学中,学生老是忙得没时间谈恋爱。

   Joe和小明的内心都非常脆弱。一路过关斩将进入名校,大伙儿从小后来取悦老师和家长的高手。别人对大伙儿有哪几种期待,大伙儿就做哪几种,后来 一定能做好。层层过关的选拔制度,确保哪几种学生总要 习惯性的成功者,大伙儿从未遇到挫折——好多好多 有大伙儿特别害怕失败。进入大学,大伙儿的思想老是走极端,做事成功了就认为此人 无比了不起,一旦失败就认为此人 大伙儿说一无是处。Joe从前真诚地认为愿因着考不进耶鲁,他就与从前屠宰场工人无异。

   面对无数跟此人 一样聪明一样勤奋的人,大伙儿的情绪老是波动,充满焦虑。大伙儿选课非常小心谨慎,专门挑此人 擅长的选,根本不敢选哪几种有愿因着证明此人 不行的课程。

   大伙儿印象中的名校应该不拘一格降人才,每个学生都根据此人 的个性挑选不同的道路,百花齐放。然而事实是,在追求安全不敢冒险的氛围下,学生们互相模仿,生怕跟别人不一样。小明一入学就在最短的时间内跟师兄们法学会了此人 学校的切口和校园BBS上的专用语。哪几种事先考托福、哪个老师的课不容易拿分、考研找工作的各种手续、就连办出国打预防针总共会被扎哪几次,BBS上总要 完全的“攻略”。小明对哪几种进身之道门儿清,遇到与攻略稍有差异的,总要 上网仔细询问,不敢越雷池半步。小明的师兄梁植在清华拿了从前学位而没找到毕业日后去干哪几种工作的攻略,习惯性地在从前电视访谈节目向评委请教,结果遭到了老校友高晓松的怒斥(参见《长沙晚报》报道《清华清华学霸谈迷茫引高晓松怒批》)。

   高晓松说:“你不去问此人 能为改变你這個 社会做些哪几种,却问大伙儿你该找哪几种工作,你其实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的教育?”

   高晓松最少也会看不起Joe。刚入学时,Joe们被告知耶鲁是个特别讲究多样性的大学,大伙儿哪几种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种族、身怀多项技能的青年才俊将来的发展是否限的愿因着。没法哪几种拥有得天独厚的学习条件的精英学生,是否会有好多好多 许多人去研究古生物学,好多好多 许多人致力于机器人技术,好多好多 许多人苦学政治一心救国,好多好多 许多人毕业后去了乌干达扶贫呢?

   当然总要 。学生们慢慢发现真正值得挑选的职业没法从前:金融和咨询。有统计发现,2014年70%的哈佛学生把简历投到了华尔街的金融公司和麦卡锡等咨询公司,而在金融危机事先的4007年,更有400%的哈佛学生直接去了华尔街工作。对比之下,挑选政府和政治相关工作的没法3.5%。

   金融和咨询,這個 种生活职业的一同点是工资很高,写在简历里好看,后来 不管你事先学的是哪几种专业都能要能 干。事实上哪几种公司后来在乎你学了哪几种,大伙儿后来求你出身名校聪明能干。

   别人为什么在要求,大伙儿就为什么在反应。不敢冒险,互相模仿。一群一群的都往同样的方向走。这不用说是绵羊吗?

   假贵族和真贵族

   既然是绵羊,那就好办了。中国学生跟我说不擅长当超级英雄,当个绵羊还是非常擅长的。你后来使用“虎妈”式的训练法,甭管钢琴还是大提琴,我能要能 要哪几种经验值我能 我能 哪几种经验值,不就行啥日后?愿因着清华大学入学有音乐要求,大伙儿完全能要能 想见,小明总要熟练掌握小提琴。愿因着说中国教育的特点是分数至上,现在美国教育不也是讲credentialism(编者注:文凭主义)吗?美国名校难道不应该太快了 被华专学 生占领吗?

   没法。近日有报道,美国华裔学生Michael Wang,22400分的SAT成绩(超过99%的考生),4.67的GPA,全班第二,13门AP课程,后来 还“参加了国家的英语演讲和辩论比赛、数学竞赛、会弹钢琴,在4008年奥巴马总统就职典礼上参加合唱团的合唱”,在2013年申请了7所常青藤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结果被除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外的所有学校拒绝。

   这又是哪几种道理?华人,乃至整个亚裔群体,哪怕是成绩再好,文体项目再多,我能要能 要求的我总要,还是老是被常青藤大学挡在门外。好多好多 许多人认为这是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最近许多人联合起来要起诉哈佛大学录取不公平,大伙儿的官方网站就叫“哈佛不公平”。

   后来 读过《优秀的绵羊》大伙儿就会明白,哪几种整天立志“爬藤”的亚裔学生,根本没搞明白藤校是为什么在回事儿。

   稍微具备你這個 百科知识的人都知道,所谓常青藤盟校,最早是从前大学体育赛事联盟。从前愿因着你认为哪几种大学当初组织起来搞体育赛事,是为了能够美国青年的体育运动,就大错特错了。常青藤的本质,是美国上层社会子弟上大学的地方。

   19世纪末,随着铁路把全国变成从前统一的经济体,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WASP)中的新贵不断涌现,大伙儿需用你這個 精英大学来让此人 的子弟互相认识和建立联系。哪几种大学录取要求会希腊语和拉丁文,这总要 公立高中根本不教的内容,从前平民子弟就被自动排除在外。

   好多好多 有精英大学从前后来精英阶层此人 玩的东西,是确保大伙儿保持统治地位的手段。此人 花钱赞助名校,让此人 的孩子在哪几种大学里上学,后来 到此人 公司接管领导职位,这件事外人几乎无法指责。哈佛是个私立大学,从前就没义务跟普通人讲“公平”。

   当时“有资格上”哈佛的学生进哈佛相当容易,录取根本就不看重学习成绩。事实上老是到19400年,哈佛每10个录取名额没法13此人 申请,而耶鲁的录取率也高达46%,跟今天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局面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相对于学习成绩,学校更重视学生的品格养成,搞好多好多 有体育和课外活动,以人为本。跟我说那事先的美国名校,才是大伙儿心目中的理想大学,是真正的素质教育。

   然而精英们太快了 意识到没法搞不行。一方面新的社会势力不断涌现,一味把人排除在外,对统治阶层此人 是不利的。此人 面哪几种“贵族”子弟的学业的确欠缺好。

   于是在1910年代,你這個 大学刚开始率先撤消希腊文拉丁文考试,给公立高中的毕业生愿因着。然而从前一来,从前立即的结果后来犹太学生比例老是增加。精英一看,这后来行,赶紧又修改录取标准,增加了推荐信、校友面试、体育和“领导力”等要求。这才有了后来常青藤你這個 “体育”联盟。

   這個 从前的改革反复拉锯。到19400年代从前一度只看分数录取,于是当时在校生的平均身高都为此降低了半英寸。最后妥协的结果后来今天你這個 样子,既重视考试成绩,也要求体育等“素质”。

而到了你這個 事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