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智库:美国现在有多慌?

  • 时间:
  • 浏览:2

据路透社4日报道,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周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更快”就会向美国企业发放向中国华为公司出售零部件的许可证。

罗斯说,相关许可证“更快就会发放”,而美国政府可能收到206份申请。罗斯补充说:“那是可是我申请,坦率地说,这比亲戚亲戚亲戚亲们想象的要多。”

除了申请向华为供货的美企,来参加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美企也比美国政府想象的要多。

此前,美国表示不用派高级代表来进博会。美国政府不来了,美国企业呢?最新数据显示,本届进博会,参展美国企业数量与规模均远超上届,美企热情“更加高涨”:

目前报名参展的美国企业数量达到192家,比去年增长了18%;美方参展面积达4.710万平方米,与去年相比有明显增加,位居各参展国之首。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包科技随笔”(ID:sciessay),原文首发于2019年10月29日,标题为《美国现在到底有多慌》,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美国副总统彭斯最近的演讲中,有一段值得关注句子:“真正的问题在于,应该在多大程度上要求或迫使美国企业牺牲美国的自由市场价值观,来换取美国的言论自由价值观……打击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反自由主义的做法,是不到付出代价的。”

这段话透露出的重要信息是,面对中国崛起,相比美国企业,美国政界是更恐慌的。要理解这段话中所谓的“牺牲”、“代价”,就要理解美国政界和工业界之间的分歧和辩论。你这种分歧,最近又扩大到了美国政界和金融界。

NBA事件在美国国内也被放大,累积自以为是的美国人指责中国,亲戚亲戚亲戚亲们都懂,但容易忽视的是另五种声音,亲戚亲戚亲们认为美国的科技、民航等企业,对中国“卑躬屈膝”,就和NBA和耐克一样,为何让还更甚。

彭斯的潜台词是,NBA站队不坚决,耐克下架火箭队在中国商店的商品,苹果机7也下架了涉港app,还有暴雪惩罚香港电竞选手,那此美国企业啊,亲戚亲戚亲戚亲们懂不懂牺牲精神?

莫雷或者另一一两个多多火药桶,美国政客和企业家、投资家,在对待中国问题上分歧在哪里?

去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管控新兴技术的法律,引起了工商界和科学界的人士与累积政府官员的争论。主张全面管控的人,希望限制中国得到美国的技术,而工商界和科学界亲戚亲戚亲戚亲们则认为,原先过于严格的限制,会阻止美国的技术优势对外推广,鼓励美国企业将研究设施迁往这麼 出口管制的国家。这以后这麼 前车之鉴,20多年前,美国原先严格限制卫星技术的出口,结果波音、洛马那此公司就把卫星制造业务转移到了国外。

美国科学界总体上是清醒的,几乎不难 找到科学界的大佬支持管控,亲戚亲戚亲戚亲们很清楚,可能在围墙里搞科学,创新和顶尖人才就无从谈起,美国将无法保持科学上的领导地位。谷歌、微软、Facebook、高通那此企业为代表的工商界则敦促美国政府缩小管控范围,亲戚亲戚亲们的理由也是为了维持全球竞争力。

高通在去年参加了首届进博会,今年也会来中国参加第二届进博会。高通的说法是:“外国使用美国的技术和产品,总比美国被迫使用外国的产品要好得多”。

在应对中国崛起的政策上,美国工业界与国会处于着抗争。抗争到那此程度呢?值得观察的一件事是,美国商务部负责工业与安全的副部长娜扎卡·妮卡塔(Nazak Nikakhtar)不干了,她是美国政府企图加强管制的全过程的负责人,限制华为与中兴等百余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实体清单,或者你这种部门制定的。她在8月调到了不同的岗位,原困据分析是推动你这种监管过于棘手和困难,内斗又严重。

有了你这种背景,就能理解彭斯那买车人,为那此大谈牺牲和代价,并批评美国公司为了利益而屈服了。但美国政界,怪怪的是那群主导安全事务的鹰派,面对中国崛起的慌乱,则还不止于此。

眼下矛盾可能从科学界、工商界扩大到了华尔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受到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施压,要加强审查中国公司。这还或者国会干涉华尔街的第一步。

最过分的是,美国军人和公务员的养老金也要不到买中国股票了。

中国公司不到投资美国高科技企业,这你限制了,那向美国投资者募资行不行呢?这是让美国人的退休基金增值的大好事啊,或者行。那此政客,眼下正在阻挠政府雇员的退休基金,增加对中国等新兴市场的投资组合。摩根士丹利的MSCI增加中国股票的权重,这不到让美国投资者被动投资中国,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果实。而美国的国会议员,竟然写信给管退休储蓄投资的机构,不允许联邦雇员投资原先的指数基金。

那此议员,除了共和党那位反华可能出名的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等,也包括民主党的人,不到说在你这种问题上,美国政界是集体魔怔的。亲戚亲戚亲们以后给出像样的理由吧?有的中国公司上了实体清单,比如海康威视;有的中国公司制造武器,比如中航科工;有的中国公司曾被美国罚款,比如中兴;以后可能参与了南海岛屿建设,比如中国交建。当然指数里还有俄罗斯公司,也以后所他们 的“罪名”,可是我美国公务员们的退休金以后准买,那中国移动犯了啥呢?

亲戚亲戚亲戚亲们都知道华为被美国打压,人太好中国移动被打压更是荒谬。中国移动根本没指望和美国的AT&T、Verizon那此运营商在美国市场竞争,毕竟国外运营商可是我难 进中国市场。中国移动在2011年就提交了申请,希望在美国和你这种国家之间提供国际电话业务,主或者跨境专线和互联网业务,为跨国企业提供信息服务,比如支持中国移动买车人在美国的子公司开展业务。你这种申请,中国联通与生国电信在美国都被许可了,但中国移动的申请,在美国联邦通信委员(FCC)会搁置多年,一一两个多多劲拖到特朗普上台,FCC给拒绝了,这还是美国政府首次驳回外国电信公司的申请,理由则还是监听风险那此老调陈词。

你没猜错,中国移动的罪名按美国媒体的说法,或者曾被禁止在美国提供国际服务。美国政府原先干预华尔街,华尔街也刚始于了了反击,说这会破坏金融市场的稳定,中国经济增长传输速率现在还有美国的3倍,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美国政界现在的清况 是慌乱,慌乱体现是围绕美国的国家利益,政界可能和科学界、工商界和金融界都产生了争论和分歧,你这种清况 恐怕是美国建国以来罕见的。莫雷的火药桶,看似或者点燃围绕言论自由的争论,人太好触及了这里的深刻矛盾。美国政客有买车人的一套自由原则,但科学家、工商界和华尔街的领袖们,以后一套买车人的自由原则,而你这种妥协的过程不用说容易,原困了美国相关监管政策一再难产,比如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连界定清楚那此是会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的新兴技术,都难产了一年。

而你这种慌乱的本质,与其说是中国崛起,不如说是美国买车人的原困。以美国最骄傲的芯片技术为例,在芯片制造领域,英特尔、格罗方德可能不难 和台积电竞争,无论是苹果机7、高通、英伟达,还是为F-35提供FPGA(可编程芯片)的塞灵思,生产制造都主要依赖中国台湾。从坦克、飞机、舰艇、火箭,到航天、卫星、无线通信、手机,电子元件以后来保证在美国本土生产了,美国选择选择离开的亲戚亲戚亲们认为至关重要的你这种能力,仔细想想,真的与生国大陆有关系吗?这麼 华为,难道美国以后不到和爱立信、诺基亚竞争的通信设备商好久?

最近硅谷的一次半导体行业会议上,有美国人问:“当中国大陆向台湾推进以后处于那此?台积电会咋样?亲戚亲戚亲戚亲们为何在么在都还还上能摆脱你这种困境?”

美国人慌乱,但亲戚亲戚亲们为那此拿没哟任何实质的行动,却只会拿国家利益和自由原则互相指责呢?要在美国新建另一一两个多多芯片工厂,美国人拿没哟这麼 多钱了,别的工厂道理也一样,比国外成本高得多。美国最近另一一两个多多财政年度的预算赤字扩大至近1万亿美元,今年9月回购率蹿升(表明银行不愿外借现钱),共和党减税,指望经济增长缩小预算赤字,合适还不如指望关税有效,美国政府可能搞定这麼 多钱来补贴了。

归根到底,中国或者另一一两个多多借口,是美国政客掩盖买车人无计可施的遮羞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