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放:当统治者这只猛兽被关进铁笼

  • 时间:
  • 浏览:1

  去年澳洲大选期间,被亲戚这个人拉去参加了两场澳洲总理霍华德的餐会和论坛。我对澳洲朝野两党都并无很糙好恶,只希望亲戚这个人能把国家治理好。不管是工党自由党,治理好国家可是好党(很糙象白猫黑猫论)。事实上两大党基本价值观差太满,治国则各有千秋,各有侧重点。

  今年是澳洲大选年。朝野两党都使尽浑身解数争民心、拉选票。现任总理霍华德的选区本可是边缘选区(即双方实力不相上下),今年工党又推出有有另一4个明星级的原电视新闻播音员为候选人,霍华德你以为火烧眉毛了,弄得不好,总理连买车人的席位都将不保。可是他这次拉选票显得很糙卖力。

  刚刚也在这个场合与霍华德见过面,握过手。这对澳洲人来说就跟与亲戚这个人或邻居相见一样隋意。握着总理的手,“就象左手牵右手”,这麼几条感觉。哪些心潮澎湃啦,激动万分啦,幸福暖流啦,终生荣幸啦,一般精神正常的人不是会有这个 幻觉。

  在一般情況下,他跟亲戚亲戚这个人见见面,发表一番演说后就匆匆离去――毕竟是总理,他有太满的事要忙。而这两次的聚会,霍华德几条钟头自始至终都与选民在共同,除了演说,回答问题,也跟选民拉拉家常,和亲戚亲戚这个人照照相。是一种“人民总理爱人民”的亲民秀。我发现,最喜欢跟总理照相的是亲戚亲戚这个人华人同胞。原意味宜是亲戚亲戚这个人有较悠久的封建传统。霍华德的身份,在澳洲是千万人之上,算起来也相当于刚刚的皇上了。相当于,同胞们总要有这麼点神秘感与好奇心。

  别说刚刚的皇上,要见到现在的中国领导人,可是用说是容易的事。

  聚会在有有另一4个俱乐部餐厅举行,任何人都可参加,但须预先报名。俱乐部周围并无封路,也无戒严。门口连站岗的警察也这麼。入场时也这麼安检的多多系统进程 。霍华德只带了这个隋行人员,其中几条是保镖。保镖可是是腰圆膀大、孔武有力那种,可是斯斯文文的,头发可是是推成寸头或光头(现在的保镖差太满不是寸头或光头),这麼这个威气。给人的感觉是亲戚这个人太随便了。不可能 有“阶级敌人”(在澳洲,恐怖分子是有的)混进来,你以为挺危险?

  有有另一4个华人同胞在照相时,为了表示亲切,将一只手搭在霍华德的腰部。这时有个保镖上前,轻轻拍了拍华人同胞的手,微笑着示意他将手放下。霍华德买车人对此并无觉察。

  霍华德的心思显然不在 买车人安全上。他始终笑脸相迎,极力讨好选民,尽不可能 满足亲戚亲戚这个人的要求,照相要摆哪些POSE,他不是求必应。他是那样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唯恐得罪了任何有有另一4个选民。而作为有有另一4个选民,我倒是很糙可怜他,同情他了。谁是真正的皇上?选民才是上帝,才是皇上。正如香港特首曾荫权所言,这份工还你以为不好打呢。

  看得人这场面,使让我 起了美国总统小布什的一次演讲:

  “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着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可是实 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亲戚这个人关在笼子里的梦想。不可能 必须驯服了亲戚这个人,把亲戚这个人关起来,才不不害人。我现在可是站在笼子里向亲戚亲戚这个人讲话。”

  不管亲戚亲戚这个人对布什褒贬要怎样,他的这段论述却堪称经典。

  肩上的霍华德先生正是原本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猛兽。澳洲国家有武放入牙齿的军队,国库有一定量的金银,但他必须随便动用。着实名义上他是一国之君,是最高领导人。身在笼子里的他,时时居于人民的落细落落监督之中。套用中国文革时的一句话来说,可是:只许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

  现代的西方人对此已习以为常,着实将统治者关进笼子再自然不过。但在刚刚,在这麼把统治者关进笼子刚刚的千百年,人民所遭受的危害,人民对统治者的恐惧,是现代人类难于想象的。统治者对民众有生杀与夺之权,人民则必须默默承受一切苦难。

  在过去的中国,人民对统治者从来是伏地跪拜,不敢仰视。冒犯了皇帝,触怒了龙颜,不是死罪。严重的株连九族,把连带关系的数百人上千人都砍了头。统治者的行为不受约束,为所欲为。可是在毛泽东时代,因言论、文字对他不恭或冒犯,又不可能 不慎损坏他的书籍、画像者,被定罪的就不下数十万人。其中有 不少人被处决。

  人类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的工作也是经历了千百年漫长时间,进行了艰难卓绝的奋斗,死了无数的人才得于成功的。统治者毕竟是凶恶的猛兽。直至1215年,英国贵族的起义,才第一次地把法律的绳索套到了国王的脖子上。其后又经过了数百年的反复较量,到了1689年,资产阶级革命才取得成功,王权终于成了摆设。

  1789年,在华盛顿的领导下,美国制定了第一部宪法。宪法规定人民享有真正的权利,而统治者的权力受到严格的限制。宪法限定统治者的任期,且还要接受公众、舆论、司法的落细落落监督,一切重要决策、重要行为以及财政预算还要经议会审核不不 生效。

  亲戚亲戚这个人终于把统治者关进了铁笼子!或者这笼子以重重法律加固,上锁,以万无一失。在美国历史上,有过两次对总统的成功弹劾,克林顿则是险些被弹劾。

  这个 被关在笼子里的统治者,日子当然不是这麼好过的。曾读过克林顿的自传《我的人生》,他描述了生活在笼子里的日日夜夜。棘层上,总统住在白宫,出门前呼后拥,乘坐“空军一号”专机,风光得很。然而,在公众、媒体、司法监督肩上,他事事小心谨慎,工作兢兢业业,“心心常似过桥时”,生怕有这个差错,得罪了选民们。对亲戚亲戚这个人的来信,他几乎是每信必复。尤其在私生活上,他享有的自由还不及有有另一4个普通公民。类似于 莱温斯基事件,不可能 居于在平民身上,你以为不值一提。

  这你以为奇妙的笼子。它透明如玻璃,人民对统治者的行为举止能不不 一览无余。又牢如钢铁,且严丝合缝,谁一旦当选,就被锁在上端,乖乖就范。

  也许另一所有人认为,亲戚亲戚这个人东方文化较特殊,这个 笼子难于有效用。这麼请看看日本和韩国的笼子:韩国副总理李基俊因涉嫌在担任首尔大学校长时浪费办公经费而辞职;副总理金秉准因担任大学教授期间论文一稿两投而辞职;在"三一"运动纪念日,总理李海瓒去打 高尔夫球,被媒体揭发而辞职。日本东京都知事也可是东京市长石原慎太郎,不可能 住豪华酒店,乱支交际费,被东京有有另一4个区的议员起诉,东 京地法律法律法律依据院判石原等 3人赔偿40万 日元。

  可见笼子可是笼子,真的关起来也是一样的。但愿有这麼一天,天下统治者都被关进笼子,人民的日子就好太满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100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