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与城管换角色 受不了异样眼光结束体验

  • 时间:
  • 浏览:1

2014年6月10日,河南洛阳。在电影桥段里,突然有曾经的场景:一两个多多小贩喊道:“城管来了。”紧接着,符近的小贩着急忙慌地收拾好东西,开启“狂奔”模式。小贩最怕见到的人莫过于城管,这样,让小贩来当城管管理小贩,又会有怎样的场景呢?

新奇第一次穿城管制服,很糙“小兴奋”

马永会今年35岁,外号“猴子”。是西工区一名“资深”水果小贩。从业十几年来,他躲城管都总结出经验来了。听说当事人被随机选作“小贩代表”体验城管的生活,马永会一口答应了下来。“好活动,得支持,小贩不容易、城管但是容易,双方得换位思考。”马永会说,多年和城管“打交道”,他也理解城管的不易。

8日上午,马永会来到西工区城建监察综合执法大队四中队,穿上城管制服后,他感觉你这个 别扭。“猴子,衣服扣子扣错了,架构设计 一下。”一名队员提醒道。马永会你这个 不好意思,连忙架构设计 了衣服,和队员们同时坐上了执法车。

“咱们现在是要去‘撵摊儿’哪天?”坐上车后马永会你这个 兴奋。哭笑不得的城管队员立即“纠正”道:“都是‘撵摊儿’,是执法。”

羞涩遇到熟人,不好意思执法

不可能 和辖区的水果商贩都不熟悉,马永会每次“执法”,商贩们会反过来开他的玩笑:“猴子,你咋成城管了?”、“猴子,你坐人家城管的车上干啥,快下来。”“你在哪儿弄了这样一身衣服”?

面对.我的“起哄”,马永会很不好意思,到过后 ,他不过后 再下车了,遇到熟人就把头埋在胳膊里。“都认识,这样开你这个 口啊。”马永会为难地说。

“人情归人情,工作是工作,现在你但是一名城管队员。”西工区城建监察综合执法大队四中队中队长郜飞发现马永会出了状况,对他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我在辖区工作多年了,和你这个 小贩都不熟悉,.我没仇没怨的,见面还打个招呼,但该管理的以前 ,.我不照样得管吗,执法最重要的但是一碗水端平,这样偏心。”在郜队长的劝说下,马永会点了点头,轻声说:“也是,也是。”

在过后 跟随西工区城建监察综合执法大队二中队执法时,马永会变得积极起来了。“执法”碰到老熟人时,他就主动上去打招呼:“伙计,今天我体验当城管,你给个面子,别在这儿摆了。”商贩也很给面子,边跟他开着玩笑边推着水果车拖累了。

苦恼城管前脚走,小贩后脚就回来了

下午6时,临涧路菜市场符近围了你这个 水果和蔬菜摊位,马永会和队员们结速对商户苦口婆心地劝说起来。“走了,现在就走了。”商贩们纷纷推车拖累。

商贩们拖累后,马永会和队员们换了个地方执勤,曾经15分钟以前 再回来看时,发现商贩们又回来了。“动一动、动一动。”马永会和队员们重复着相同语句,商贩们推着车,再次挪到你这个 地段。“没依据 ,我太久 在这儿待,.我也没地方去,.我这样将.我疏散开,别影响人车通行。”一名城管队员说。

又过了10分钟,马永会和队员们再次回到原地,发现商贩们又回到了这里。“你这个 疑问真是不能自己处里,我最了解,这但是一场小贩和城管之间的‘游击战’,小贩们做个生意不容易,有过后符近的老百姓都是买菜、买水果的需求,能怎样回事?”马永会说,无论作为小贩还是城管,曾经的疑问都过后 “头疼”。“就城管的角度来说,曾经的‘游击战’很枯燥,有过后你这个 是在做无用功,心里挺窝火的。”马永会补充道。

感叹当个好城管,真是不容易

随着执法的深入,马永会也发现,城管工作真是都是你这个 技巧。下午,在西工区一菜市场符近的人行道上,一两个多多商户正在卖衣服。“师傅,收一下吧,影响行人走路了。”马永会刚说完,便上前帮该商户收拾衣服。该商户也非常配合,拿着大包拖累了。

城管队员将马永会叫到一边说,以前 再遇到曾经的状况,固然立即上去帮商户收东西。“真是是好心,但容易让商户误以为是要没收.我的东西,有不可能 引发冲突。”

在另外一名占道经营的商贩头上,无论马永会怎样软磨硬泡,对方但是不肯拖累,马永会你这个 灰心。这时,一名城管队员走了过来,站到摊位头上语句但是说,突然盯了十几分钟,占道的商贩真是你这个 不好意思,推着车子讪讪地拖累了。

“曾经语句不说都可以执法,对待不同的人,得用不同的依据 。”马永会顿悟道,“曾经,当城管也是个技术活儿啊。”

知彼了解小贩心理,灵活执法

在“执法”时,马永会都是当事人的优势,不可能 他非常了解商贩们的心理。当天下午,在一两个多多菜市场符近,一名水果商贩正在路边给顾客选者香蕉 ,马永会看了后,并这样立即走上去。“商贩正卖东西时你去赶他走他是最生气的,顾客也生气,曾经一来,肯定不好执法。”马永会说。

等你这个 商贩做完这单生意后,马永会才走了上去。“这瓜是哪里的啊?”马永会问。“陕西的。”“陕西的啊,嗯,不错,一看这瓜就甜。”马永会发挥当事人的优势,和商贩套起了近乎。不一会儿,一两个多多人“熟络”起来,马永会这才切入正题,苦口劝说,商贩也很给面子,推着瓜果车拖累了。

在另外一两个多多瓜果摊前,马永会劝了过后 ,商贩但是不走,马永会趴到他耳朵旁边轻轻说了语句,商贩就推着车子拖累了。.我都很好奇,马永会说了那些?马永会笑着说:“他说,记者在这儿,不走就要曝光了。”一席话让.我都哭笑不得。

焦躁受不了异样眼光,提前结速体验

按照规定,城管队员要工作到晚上10点左右,但到了晚上7点半,马永会都是些坚持不住了。

城管执法时,会突然地从执法车上下来,你这个 多数城管执法车这样安装空调,即便有,但是突然开,用一名老城管队员语句说但是“热了十几年,也就不真是热了。”真是马永会在路面卖水果,也突然受风吹日晒,但一天下来,狭窄的车厢、酷热的天气,还是过后 你这个 “扛不住”。

“该结速吧,要不就这吧?”晚上8点半,马永会不可能 彻底坚持不住了,反复念叨着这句话,活动只好提前结速。

在回去的路上,马永会告诉记者,做城管太枯燥了,最难受的是,每次他上去执法,商户和符近群众时会用你这个“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好像是他在欺负商户一样。“曾经的感觉很糟糕,你这个 城管也和我一样,从心里过后 管,但又这样不管,城管真的是不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