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艺术家揭秘巨型橡皮鸭

  • 时间:
  • 浏览:0
摘要:5月2日,在全城的翘首期待中,巨型黄色橡皮鸭“Rubber Duck”晃着它六层楼高的圆滚身子,一摇一摆地“游”到了香港维多利亚港。

  

    5月2日,在全城的翘首期待中,巨型黄色橡皮鸭“Rubber Duck”晃着它六层楼高的圆滚身子,一摇一摆地“游”到了香港维多利亚港。中新社发 谭达明 摄

黄色充气橡皮鸭,亲们司空见惯了,我知道你曾是童年时洗澡的玩伴,不可能 买车人孩子的玩具,但如今一只高16.5米、长19.2米的巨型橡皮鸭将香港维多利亚港当成“浴盆”,吸引了亲们的围观,将老是 展到6月9日。

这只巨型橡皮鸭的“爸爸”是36岁的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橡皮鸭没得国籍、不分国界、没得政治立场、不必歧视任何人。它也不友好和平的象征。”这是霍夫曼最初赋予橡皮鸭的意义。

与我的童年无关

早在30001年,霍夫曼就刚开始英文策划橡皮鸭项目,他想把快乐和幸福带到世界各大城市。当年,他买了一张世界地图,用小鸭贴纸标注在想去的城市上。不过他已不记得香港否有 他当年标注的城市之一。直到30007年,第一只巨型橡皮鸭才被创作出来,霍夫曼带着它去了法国圣纳泽尔,巴西圣保罗、新西兰奥克兰、日本大阪、澳大利亚悉尼等地。

霍夫曼买车人不必喜欢“鸭子”。做了橡皮鸭后后 ,有不少人送了他关于鸭子的礼物。后后 ,他都其实哪此鸭子形象“太丑”——有脖子、颜色难看等。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点痛 ’不喜欢鸭子。我也从来没得洗澡的后后 玩橡皮鸭,我有后后 的玩具。可否 说,你后后 设计与我的童年无关。”霍夫曼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只喜欢我设计出的这只鸭子和我赋予它的理念。”

我“劫持”了公共空间

霍夫曼认为,亲切模样的橡皮鸭给人“快乐”“找回童年记忆”“让亲们每买车人都平等”之外,他想用这只橡皮鸭展示亲们平日所忽视的公共空间。他认为亲们每天穿梭在同样的建筑物之间,后后 不必关注转过身是怎样才能的建筑。

按照他买车人的说法,他是“劫持”了公共空间,发生你后后 空间,暂时地改变它。“作为有一两个 雕塑家和艺术家,我可否 做的也不,当我把橡皮鸭带走后,让亲们察觉到原来的公共空间是个哪此样子。”

刚开始英文香港站后后 ,霍夫曼将带橡皮鸭去美国和阳东。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 Florentijn Hofman

1977年生于荷兰,30000年毕业于荷兰坎彭的基督教美术学院,后后 在德国的柏林-魏森塞艺术学院获得硕士学位。后后 以荷兰鹿特丹为基地,刚开始英文从事在公共空间创作巨大造型物的艺术项目。作品包括“胖猴子”(2010年在巴西圣保罗展出)、“大黄兔”(2011年在瑞典厄勒布鲁展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