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转CEO黄炜:消费分级形势下的二手市场趋势是怎样?

  • 时间:
  • 浏览:0

  原标题:专访转转CEO黄炜:“消费分级”形势下的二手市场趋势是如保的?

  来源:界面

  “三年前大伙要做二手平台,别人都说大伙意味着疯了,但现在帮我要说,转转意味着在二手市场中站稳了脚跟”,转转CEO黄炜对界面新闻记者说道。

  三年前,“转转”还是有一个 58同城与赶集合并后孵化的“创新项目”,当时行业内对二手市场何必 看好。黄炜表示,甚至大偏离 人对二手的认知都还停留在老、破旧、便宜货、跳蚤市场的层面。

  2017年后后,资本行业的主旋律是“消费升级”,创投行业所追逐的对象是或多或少独立品牌、海淘平台等。意味着人均可支配的收入和消费支出全是提升,大伙可是我仅仅满足于物资的富有,对消费的法律法律依据 和质量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相比之下,二手市场的生意听起来似乎反其道而行之。

  但这并这么阻拦转转、闲鱼这俩 类二手闲置平台的诞生和发展,此外还有不少细分品类下的二手交易平台,如交易二手书平台“多抓鱼”、交易二手奢侈品平台“胖虎”等等。

  今年7月,转转用户数量突破2亿,月活跃用户达到11500万,其含有超过1150万来自转转小多多任务管理器 。

  11月27日,转转CEO黄炜在36氪WISE大会的演讲中表示,可是我人看不懂二手,嘴笨 这几年二手现在现在开始崛起是经济形势下行,让二手市场遇到了逆周期。但他认为,这实际上并这么看得人事情的本质。

  在演讲前,黄炜接受了界面新闻记者的专访。他表示,经济形势对消费的影响,时需用有一个 打比方来形容:“经济换挡”。实际上目前的经济形势,可是我人的月收入并这么这么明显的变化,但经济形势会让你感受到消费的波动,“这意味着会让更多人有或多或少去了解二手的动力。”

  “意味着有一个 人老会 在前行,老会 在高速的时延单位往前走,他对于未来是有强烈的选取性的,非常积极的老会 在买买买,假使 偶尔你换一下档,让你更理性的消费或多或少的,这当然对于二手行业是好事情”,黄炜表示。

  此外,拼多多和趣头条让大伙看得人了不同区域的收入、文化、消费行为的差异。实际上,与其说是消费降级,不如说是“消费分级”,意味着更准确的说,是消费的多样性,也可是我说消费这么高低之分,不到客观差异的地处。

  “每买车人全是不同的需求,可是我消费的多样性嘴笨 是有一个 常态,它老会 地处,只不过大伙意味着观察者误差,更让你去相信平均数”,黄炜表示。

  在后后的消费趋势下,更时需去关注不同消费领域的供给关系。“意味着有好的供给关系,新的消费需求就会被爆发出来”。

  在二手市场领域,转转给出的答案是,通过做深上下游关系,加重不同品类中的服务,通过打造C端供给的标准化来帮助二手市场上的买家和卖家更好地在平台上进行交易。

  转转最初在手机品类上尝到了甜头。在转转诞生后后,黄炜就观察到了在58平台上的分类信息中,二手手机的投诉量是最高的。可是我人被电话吸引到线下,去中关村交易,结果被人置换了质量有难题的手机。

  转转的二手手机质检也是假使 诞生。“大伙总结这件事,骗子肯定在高价值,交易量大,SKU比较标准的品类上下手,后后大伙批量造假相对容易”,这恰恰也是二手市场平台时需去改造的品类。

  “之后大伙就总结,这俩 类高价值、交易类大的品类时需做垂直化,参与和改造其中的供给关系”,黄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上线三年以来,转转平台上总共交易了1150万部的二手手机。

  但二手书品类是有一个 例外。2018年年初,转转上线了C2B2C的自营二手图书业务,在二手书业务实行了C2C和C2B2C的双轨并行的模式。但书的客单价不高,看上去似乎不太符合转转选取做品类加深服务链的逻辑。

  “二手书嘴笨 是时需让更多消费者第一次接触二手交易的有一个 品类,它的门槛很低,它买起来很便宜,卖起来邻居家每买车人全是”,黄炜表示,尽管二手手机业务做的很好,但消费者更换手机的频率远低于书,从这俩 深层来说,二手书时需帮助转转增加交易活跃度,和获取新用户。

  自2018年年初至今,转转二手图书自营业务意味着卖出超过150万本二手图书。

  今年黄炜也曾去日本考察当地的二手市场。他发现,二手意味着成为两种 生活法律法律依据 融入到日本当地民众的生活中去,基本上每个购物街都能看得人“中古店”(二手店)。

  “大伙的二手商品像新品一样被陈列着。大伙认为不到把二手商品打造得像新品一样,不可不后能 让更多的消费者发现二手商品的价值,不可不后能 让更多闲置的东西发挥买车人的价值。”

  未来,黄炜希望转转不不可不后能 像日本二手市场一样,提高C端供给的标准化:“有一个 品类接着有一个 品类,让那些二手商品像新的商品一样。”

  “不到后后,每买车人的闲置物品才更有意义”。黄炜说道,“大伙做的所有东西,全是基于有一个 认知:可是我大伙认为在整个新经济里,那些被闲置在邻居家的巨大资源,应该实现它的价值。大伙所要做的可是我赋能给买车人、赋能给那些商品,让大伙到应该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