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TPP与中美关系的前景

  • 时间:
  • 浏览:0

  近日,中国官方改变了其以往对“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TPP)的消极态度,显现出非常积极的姿态,表示要对TPP作综合评估,对参加TPP的谈判持开放态度。一起,美国方面也似乎改变了以往不明确的态度,表示在一定的前提下欢迎中国加入TPP谈判。

  不可能 中国开使TPP谈判,中美两国之间在此疑问上达成共识,必然是一有几次漫长的过程。但不不 说,中美两国目前你这些态度的转变,无论对中美关系还是对整个世界经济局势来说,也有非常值得注意的变化。

  TPP不不美国创始。甚至不不 说,早期开使的以前,TPP的目标是要建立一有几次不到 美国的跨太平洋的贸易集团。但一旦美国加入,TPP就全部变了貌,演变成为美国“重返亚洲”的关键一步。而美国的“重返亚洲”显然跟生国有关。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东盟(亚细安)国家的经济贸易关系很慢了 了 发展,尤其是在建立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以前,中国和东盟经贸关系进入了一有几次黄金时期。中国和东盟关系的很慢了 了 发展,改变了中美两国在东盟的平衡局面,局势开使向有有利于中国的态势发展。不过,应当指出的是,中国和东盟发展关系,并不到 任何意图要排斥美国不可能 某些任何国家。一有几次明显的例子可是我日本和韩国该人 在东盟区域跟生国的竞争。竞争的结果是,中国、日本和韩国该人 和东盟形成了10+1机制。美国在东盟经济影响力的“消退”,主要还是美国这些的因素,而非中国不可能 某些因素。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霸权。这应当说是美国霸权的顶峰,其影响力达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当时,除了欧盟,不到 任何一有几次国家同美国竞争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解体以前所冒出的巨大国际权力空间,而欧盟和美国同属西方阵营,不不构成真正的竞争关系。可惜的是,美国在成为唯一霸权以前,其权力缺失制约,开使犯重大的战略错误。美国想“终结历史”,通过把西办法民主自由推广到全世界,从制度上确立美国一霸天下。在你这些过程中,美国武力开路,发动海湾战争,在南欧拓展民主空间。九一一恐怖主义事件以前,美国又把战略重点转移到全世界范围的反恐战争。

  不管怎么会说,美国的你这些战略变化,在很大程度上给中国一有几次很好的不可能 。中国面临一有几次和平的国际环境,把注意力集中在內部经济改革和发展上,也可是我中国所说的“一心一意谋发展”。內部经济发展不仅为外资提供了投资不可能 ,怎么会让 在很短的时间里,从一有几次资本深度1短缺的国家,转型成为一有几次资本过剩的国家,资本开使“走出去”。亚洲尤其是东盟成为中国投资的其中一有几次重点。尽管美国在东盟仍然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发展势头不难 跟生国相比。实际上,冷战以前,美国和东盟两者之间发展和深化关系,缺少实质性的动力。

  1997至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前,美国和西方对亚洲经济发展持非常悲观的态度。但十年以前,也可是我10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前,亚洲作为世界经济重心变成了现实。现在,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日本第三,印度正在崛起,东盟的某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势头也非常好。不不 预见,在今后很长一段历史时间里,亚洲老会 会维持为世界经济增长重心的地位。这就决定了美国的战略西移。

  美国“重返亚洲”包括军事和经济有几次层面。在这有几次层面,美国的确摆出了这些要“围堵”中国的姿态。在军事上,美国“重返亚洲”针对中国的目标是固然的。除了中国,本区域不到 一有几次国家的军力,不不 对美国的军事存在构成任何意义上的挑战,更不不是威胁了。日本、澳大利亚等是美国的正式盟友,印度是准盟友。怎么会让 ,美国为其军事“重返亚洲”论证的最直接的是因为,可是我围绕着南中国海的亚洲安全疑问。在经济层面,美国显然要通过TPP的高标准,尤其是某些具体的条款(同类针对国有企业的条款)来制约中国。

  美国原先做,中国也是原先理解的。从一开使,中国方面的主流判断是:TPP是美国围堵中国的经济手段。TPP一旦形成,就会成为同类于冷战期间的战略性贸易。既然TPP被视为是要“围堵”中国,很容易理解中国方面对TPP的忧虑,甚至“敌视”。

  那为哪些地方中美双方现在在你这些疑问上存在了不到 巨大的变化?这里既有美国的因素,也有中国的因素。

  就美国方面来说,在TPP疑问上,面临着越多疑问。第一,不可能 TPP针对中国,是因为其战略是因为过重。在中国不可能 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以前,任何贸易集团,无论是国际性的还是区域性的,不可能 缺少了中国,其有效性就会成为大疑问。再者,在亚洲区域,经济活动不可能 区域化,形成了亚洲生产链条。这里不可能 不存在“中国制造”的疑问,一有几次产品的各个零部件为亚洲各经济体所生产,中国可是我最后的组装工厂而已。在原先的具体情况,一有几次意在排斥中国的贸易集团怎么不可能 ?又会哪些地方地方的意义?

  第二,也是不可能 战略意图过重,不可能 按照其原先的高标准,TPP实际上不难 具有操作性。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国,经济体和美国的经济发展差异人太好越多,它们怎么不不 消化加入TPP的代价?就连经济发达的日本,在某些关键领域主可是我农业也困难重重。所哪些地方地方地方国家加入TPP的动机,主可是我其所想象的来自中国的压力不可能 “威胁”,怎么会让 其战略意义远远多于经济意义。

  第三,TPP的高标准也是因为其过于理想化。不可能 实现,TPP将是人类经济历史上所从来不到 过的自由贸易集团。越多参与国必然要抛妻弃子诸多方面的经济主权。越多,不可能 不考虑中国因素,所哪些地方地方地方经济体也有会(可是我能)抛妻弃子不到 多的经济主权。很显然,在TPP的谈判中,各个经济体也有力争尽不可能 多地保护我该人 的经济主权。

  怎么会让 ,很容易理解,自谈判开使以前,TPP的内容老会 在变化。尽管现在还别问我最后的结局怎么,到目前为止,TPP就不可能 不再是原先设想的TPP了。要从理想转化成为可行性,参与TPP谈判的各国必然要做诸多的妥协,这就决定了TPP必然要降低条件。在你这些过程中,美国和某些国家的态度必然趋向务实。

  一起,在你这些期间,中国方面对TPP的态度也存在了很大的变化。自胡锦涛后期,中国对美国提出了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试图走出传统上霸权竞争的大国关系模式,从而保证世界和平。习近平新领导层不仅接过了你这些概念,怎么会让 一加上以强调。在过去的越多年里,中国在除理对外关系方面显得自信心过低,美国及其盟友做哪些地方,都被有关方面视为是针对中国的“阴谋”。现在,新领导层决意要改变你这些缺少自信的局面。对TPP态度的急剧变化可是我你这些“自信”的表现形式之一。

  再者,经过了一段时间,中国可是我可能 意识到,针对TPP,中国是不不 沉着应对,人太好不到 必要感到惊慌。这主可是我不可能 前面所讨论的,在TPP作为这些理想和TPP最终的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不可能 说,中国意识到,TPP是这些动态,它不不全部按照美国的计划来实现。说到底,即使TPP最终产生了,可是我见得不不 实现当初美国所设想的“围堵”中国的目标。越多,中国不不怕。

  参与TPP才会具有说说权

  中国更意识到,正不可能 TPP是个动态过程,中国不不 可是我到积极参与到你这些过程去。参与进去了,才不不被孤立,才会具有说说权。经过了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和加入你这些组织后的经验,中国对此应当感到充分的自信。

  实际上,中国变得不怕TPP,其这些也是有底线的。中国不可能 是第二大经济体。尽管高速经济增长的阶段不可能 过去,但不可能 在今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不不 达到中速增长,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有望调快超越美国,怎么会让 也有望成为世界少数有几次巨大的消费市场。也可是我说,不可能 有意愿,中国我该人 可是我不 组织我该人 的贸易集团来抗衡美国的TPP集团。

  但即使是形成了以美国为中心的TPP和以中国为中心的另外一有几次贸易集团,双方也绝对不不放弃对方的巨大市场,两大经济集团之间的经济贸易往来仍然会继续,甚至会增加。可是我说,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集团之间的那种关系一去不复返了。这可是我全球化时代国际经济的新格局。对你这些点,中美两国也有深刻的认识。

  全球化所产生的经济互相依赖关系是国际和平的重要保障。在“你带有我、我带有了你”的具体情况下,各国之间不难 再采用冷战时期所使用的“遏制”和“围堵”战略。政治人物不可能 各种因素会诉诸于冷战的办法,但现实不可能 变化,冷战办法在实际上不可能 不不可能 。中国今天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实际上,自从1000多年前中国打开我该人 的大门,参与到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中去开使,你这些大国关系不可能 在成型了。

  很显然,近1000多年来的全球化,不可能 形成了和传统贸易办法全然不同的国际和区域经济秩序。在一战和二战以前,国家间的经济贸易关系是以主权国家为单元的,亲戚亲戚大伙所生产的不不 称之为“主权产品”,国家间的贸易可是我“我生产的产品和你生产的产品之间的交换”。你这些贸易对国家间冲突的制约非常有限。但现在的局面是互相依赖,“我生产的产品带有了你的利益,你生产的产品带有我的利益”。你这些格局是因为国家的经济主权边界不可能 变得非常模糊,甚至消失。一旦有几次互相依赖的经济体之间存在冲突,双方也有成为牺牲品。

  不可能 “新型大国关系”是因为中国无意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中美两大国和平共处共赢,你这些互相依赖关系无疑在促成原先这些共赢关系的实现。对中国来说,原先这些关系是其改革开放、加入现存世界秩序的自然产物。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参与到美国和西方所领导的大多数组织中,这使得中国成为哪些地方地方组织的一要素,西方难以孤立中国,中国也难以脱离西方。你这些关系是参与式的关系,可是我说中美两国也有参与对方的发展。你这些关系的形成表明冷战不可能 不不可能 。

  这不可能 成为中美关系的现实。你这些现实要求无论美国还是中国也有放弃冷战思维,根据现实调整两国关系。中美两国经济上的深度1互相依存关系,驱动着两国对TPP态度的变化,也会引导它们今后关系的发展。政治因素不也有影响两者之间的经济关系,但不可能 双方不到在经济关系和政治不到上做到平衡,就不仅会损害他国的利益,更会损害自身的利益。利益会引导中美两国做除理性的选用。(来源:联合早报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