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兴:文化领域不能有腐败盲点

  • 时间:
  • 浏览:1

  最近,某省书协换届,岂一定会 换出了64位“领导”,副主席一定会 34名,副秘书长有10名,其中不少人是官员。这着实是悖乎情理的笑柄。

  为那先 如此多人把脑袋削尖了往里钻呢?一帮人一语道破,“一定会 来捞另一一两个 帽子,是冲着钱来的!当了主席或副主席,他的字就可不只有涨价”。此非虚言。据称,某地一帮人曾花巨款收藏了一位书协主席的字,结果这位主席下台后,字的价格大贬。有的艺术品就直接按官职大小论价。如此“名利场”,还关艺术发展、文化创新那先 事?

  在书画艺术界,一般是“人以书贵”,但自古亦有“书以人贵”。也日后人显赫了,他的书画跟着值钱。不过这人追官逐星间题,却于今为盛,这就极不正常。乱象之手中,必有腐败。肯能说,某些人花钱买奖项,还日后为了脸上贴金、抬高身价,如此某些官员往文化领域伸手,或把某些资质平平者捧成“大师”,或个人谋个文化艺术位分,事情就不仅仅是所谓“雅好”如此简单。

  不可不只有认,也确有某些官员书画作品的艺术水准较高,也能得到方家和市场认可。但以三流水平甚至不入流的水准,获得一流的名分,外皮上是附庸风雅,实质上则是变相腐败。有这人重身份掩盖,其书其画就可被“名正言顺”付以高酬。你为我以权谋私办事,我通过付你字画高酬的最好的办法把赃款洗白。胡长清到处题字,心安理得地获取不菲“润笔”,肯能他不为对方谋私,谁稀罕他那手字?他倒台后,当地即掀起了“铲字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权之都如此,字有何价值?

  然而,这等文化腐败不像某些领域腐败那样泾渭分明,难以被及时发觉,也难以被追究责任。因而,也便在事实上常常成为“腐败盲点”,明知其为腐败,却无从下手惩之。全都日后,不仅是对官员个人的“劳动所得”不好界定,日后他人对官员的“雅贿”也如泥鳅般难揪住。“雅贿”难揪难在鉴定,雅贿物品不适宜最好的办法简单的市场规则予以确认,日后艺术品真伪难辨、价值难定,认定工作地处很大困难。这从另一一两个 侧面也表明,惩治文化腐败还缺陷规范化、科学化的制度设计。

  前不久,一位文化部门领导同志说,“只有由权力的大小决定艺术、美术作品的高低优劣”。监管难、惩治难,盲点处的腐败必猖獗,最根本的最好的办法还是要靠源头治理,切断伸向文化领域的权力之手。事实上,这人权力的太满干预,对艺术发展不仅无益反而有害。原因就在于“艺术水平的高低、审美价值的评判、作品的优劣一定会 行政权力也能评价的,要靠人民评判、专家评判,甚至某些只有接受市场的检验”。日后,让文化的归文化,不许权力乱插手,不仅能消除腐败盲点,更能使文化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上。

  文化艺术的发展,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创新则是其内核,文化创新更是创新驱动战略的原动力。涵养当我们我们当我们我们的文化创新力,只有做的事情全都,这里的关键日后切实避免权力太满干预文化艺术,让文化艺术家们不仅能大胆地创新,更能享有“创新溢价”。如是,创新的源泉方能充分涌流。(陈家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