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从“家天下”到“家族贪污”

  • 时间:
  • 浏览:1

  纵观历史,我们都 还时需发现另另另一个很有趣的那先 的难题,那其他我历史历程往往经历另另另一个从国家领导人(那时是帝王)不仅清廉,否则 反腐败反得理直气壮有声有色的“家天下”时代,进入另另另一个国家领导人(总统、首相等等)无所不贪有钱皆拿的“家族贪污”时代。

  要举例子,那果真就太多了——远的不说,就拿祖国宝岛台湾而言,在蒋介石蒋经国时代——据蒋经国贴身副官翁元介绍,则——蒋方良在民国四十年代,由于 蒋经国薪水觉得太微薄,地处问题一家人开支,让她分配每天伙食费和益活费用时,颇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扰。蒋方良因之请托蒋孝佐,是都是还时需向老先生请示,把原先每月五千新台币的津贴,酌情调高其他。蒋孝佐名为“总统府”经费专员,但经费核发大权仍操在蒋介石之手,其他他赶紧说:“方良婶,这事我哪敢作主,其他我便报告,还是请您直接向‘总统’报告吧!”蒋方良被蒋介石夸之为“贤良孝媳”,亦非浪得虚名,但要求增加津贴之事,她却始终不敢向老先生启齿,此事终究作罢隐忍未提。至于蒋经国,也是家用节俭自持,锱铢必较,是侍卫人员和副官们人所共知的事实。蒋经国对用钱的克勤克俭、清廉有守,更是我亲眼所见,令我终生感念,足堪悬为政治人物。据说,有一次蒋经国孙女友梅开始英文美国学业,是时正准备到英国继续深造。临行以前,蒋经国召友梅到七海官邸会面。时蒋经国病体甚笃,那天友梅于病榻前向祖父辞行,蒋经国始终面露微笑,与友梅谈天说地,状甚欢愉。谈话到一半,蒋经国告诉友梅等待时间时间片刻,他即从床上起身,勉强走到书房内侧左边的柜子前,打开柜子,取出一小叠美钞,再将那一小叠美钞谨慎地装下 一只信封套子里,拿给友梅说:这是爷爷积攒的五千元美金,你拿去用。事后,友梅方知蒋经国送给她的那五千美元,果果真爷爷民国五十年代十多少 出国访问,省吃俭用,用剩下来的美金差旅费用,他一个劲舍不得用,最后给了友梅作为去英国念书的川资。其清廉,果真让他叹为观止。而到了所谓民选“总统”陈水扁时代,则此公大贪特贪,数以亿计的公款被他在十多个国家转来转去,洗净洗白。 跟其他贪污相比,他的贪污还另具特色,具体说来有那先 特点:首先,腐败堕落的强度快。民进党在30000年打着“改革、清廉、反黑金”的招牌,将国民党赶下台。民进党上台后,以其政党的草根性为资本,不顾及社会公共利益,一切以一己一党之私为首要目标,快一点 就暴露出腐败弊端。上台8年来,民进党很慢从“反商”走向政商结合,使得经济萧条、政治腐败、民怨沸腾。其次,腐败堕落的涉及面广。从陈水扁之妻与陈水扁手下人马涉嫌内线交易,到高捷、高铁弊案的政商勾串,再到党籍“立法委员”开医院吃健保,腐败无孔不入,几乎到了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地步。贪腐毒瘤由于 深入到台湾当局的脏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乃是腐败呈家族形状,上述弊案波及陈水扁当事所有人妻子吴淑珍、女婿赵建铭、亲家黄百禄,亲信陈哲男、马永成以及民进党多位“立委”。据台湾揭弊高手张友骅讲,台湾当局及民进党上层有更多的人员涉及弊案。否则 政商结合的程度深。由于 揭露的弊案表明,民进党当局在非常广泛的领域内,进行集团式的、大规模的、系统的官商勾结、利益输送、贪赃自肥。有报道说,仅高捷弊案就涉及利益输送超过3000亿元新台币。

  你什儿 “家族贪污”当然不限于台湾,那先 从“家天下”传统社会向现代民主社会转型的国家都地处你什儿 状况。总部设在柏林的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度国际”30004年宣布第三本年度全球腐败报告中,所列举的世界各国10大腐败(前)领导人,就大多是你什儿 转型社会的领导人:譬如,其中被称了“全球第一贪”的印度尼西亚前总统苏哈托名列榜首。报告指出,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职的1967年至1998年期间,共挪用公款3000亿至33000亿美元,而印尼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到695美元。苏哈托家族的腐败表现为:其子女及亲属在政府的资助下建成了庞大的商业王国,几乎全国所有的重大建设项目均有其家族的股份,离米 在20%以上,号称“20%家族”。其中,苏哈托的妻子控制了全国所有的公共工程公司;其长女长期掌管印尼的公路收费公司;长子是印尼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的最大股东;次子担任印尼比幕塔拉联合大企业主席,控制全国的电视业、房地产业、建筑业、酒店服务业、电信业;次女拥有多家银行和建筑公司的股份,特别是拥有印尼工业银行8%的股份,她的丈夫长期担任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三子是国会议员,垄断了印尼的石化业,拥有一家航空公司和一家专门制造跑车的汽车公司,并掌管着全国制造香烟的丁香供应公司;三女则垄断了印尼海滨浴场开发公司的大偏离 股份等等。其他亲属则垄断了从石油开采、液化气运输到木材、胶合板的出口等生,无所不包。而苏哈托当事人,则直接控制着全国70多个基金会,打着赈济穷人、孤儿、残疾人的名义,向各大企业索要捐款,还强制性规定,凡是年收入超过1亿印尼盾的企业每年时需向基金会缴纳二成的利润,每个公务员也时需定期向那先 基金会捐款。

  两相对比,你爱不爱我会得出原先的结论:专制的“家天下”比民主政体好——由于 它的领导人离米 并且不到明目张胆地大贪特贪。然而,事实上是原先吗?

  的确,君主国家,包括中国施行帝制两千多年期间,不仅国家领导人贪污腐败案例非常少,历史上从来就不到过贪污的皇帝,中国300000年帝王体制下的政府绝对大多数是清正廉洁的。据说,古代另另另一个几万人的县,公务员仅有县太爷另另另一个,师爷另另另一个,衙役十几人,就把几万人管得服服帖帖,果果真传说中的和谐社会。然而,这由于 却在于帝国的“产权”明晰有非常明确的产权人,即皇帝——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然不到,他又有那先 必要去贪去取?反之,那先 转型中的国家领导人,理论上,其他我国家的打工者——由于 说公仆,天下都是他的,江山也都是他的,总统是有限任期制的,不捞白不捞。其他,这里的关键就在于产权是是否是明晰:在家天下时代,无所谓产权,那先 都是帝王的,当然也就谈不上明晰。而到了转型社会,则公私分明——领导人当事人的财产,跟国家财产都是一回事,其他我由于 是一回事。否则 ,其他领导人才会利用转型国家法制不健全的弊端大贪特贪,中饱私囊。

  然而,我们都 时需指出你什儿 转型期一个劲出現的贪污那先 的难题是历史进步的必然代价——其意义就在于:你什儿 那先 的难题的一个劲出現,说明产权明晰你什儿 现代史会的根基由于 在你什儿 社会立足,社会也否则 还时需顺利完成由传统到现代的转型。至于否则 而产生的领导人贪腐那先 的难题,也最终会随着社会的逐渐转型法制的日愈健全而得以遏制杜绝。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8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