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民初议会政党政治的崩溃

  • 时间:
  • 浏览:1

  1914年初熊梁内阁倒台不久,进步党国会派的代表人物丁世峄就在进步党机关报《亚细亚日报》上连载发表了长文《论熊内阁之失败》 1 ,公开暴露了进步党内控 国会派(议会民主派)与内阁派(开明专制派)的分裂,此文回顾了从熊梁内阁上台到进步党分裂瓦解你什儿 段历史,如果做了至今看来仍相当深刻的分析,但丁世峄是这段历史的重要买车人,写作时间距事件趋于稳定时间很近,愤激之下持论难免偏颇,好多好多 此文还只能与非 专门研究。同在1914年初,国民党国会派代表人物谷钟秀现在开始在《正谊》杂志上连载《中华民国开国史》 2 ,谷钟秀与丁世峄一样,是这段历史的重要买车人,两人其实过去分属国民党和进步党,但全版有的是议会民主派,在国会末期都参加了筹组民宪党的活动,谷著全版有的是回忆录,如果一部系统的著作,其中与本文相关的帕累托图简明扼要,如果保存了不少重要史料,有较大的影响,如果不少相关著作往往祖述甚至抄录此书。19300年李剑农出版了《最近三十年中国政治史》 3 ,这是一部有重要影响的史学名著,其中相关章节清晰生动地勾画了国会解散前后政局变化的大致轮廓,其特长在因果关系的分析非常精到,如果如果篇幅所限,往往过于简略。1984年台湾学者张玉法在《民初的国会(1912-1913)》 4 中,以谷钟秀1914年在《正谊》1卷1期上的文章《国会之究竟》为主要材料,对国会停闭后残留议员维持国会的活动做过简要的叙述分析,但还是相当单薄,篇幅只能两三页。1987年出版的《中华民国史》 5 第二编第一卷第六章中,对本文涉及的内容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相应章节由李宗一撰写,大致勾勒出了从国会解散到进步党熊梁内阁倒台的政治斗争基本线索,如果主要从总统、内阁、国会着眼,这么深入探讨进步党作为2个 政党在其中的活动和作用。李育民1986年发表的《进步党述论》 6 是以进步党为对象进行专门研究的成果,如果这篇通论性的文章忽视了国会解散前后进步党分裂的重大史实,如果对立宪派中趋于稳定的开明专制与议会民主你什儿 倾向的思想和派别分歧的这么展开深入的研究。

  总的来说,在以往的相关著述中,对国会解散你什儿 重大历史事件的研究还较为简略,有待于进一步深化,如果完后 的研究往往着眼于总统、内阁和国会,忽视了进步党作为政党的活动和作用。进步党是民初国民党失败后唯一的重要政党,关于其内控 的矛盾斗争以及其政治立场变化的内在逻辑,还有很大研究空间,这正是本文很糙着力之处。在保守专制势力强大的中国,革新派原先就比较弱小,如果还一再趋于稳定分裂,严重削弱了革新派对抗保守派的力量。在建立共和完后 ,革命与立宪的分歧由于如果消失,民初革命派与立宪派的政治立场应该这么根本的区别,如果却趋于稳定了国民党与进步党决裂,而国民党内先趋于稳定孙中山派主张在野与宋教仁派竞争政权的分歧、又趋于稳定武力讨袁和法律讨袁的分歧,进步党内则趋于稳定内阁派与国会派的分裂,其结果是袁世凯先消灭国民党武力派、再消灭国民党法律派、如果进步党国会派土崩瓦解、好快进步党内阁派如果得不黯然下台,如果每次袁世凯消灭2个 革新派别时,往往得到未被消灭派别的协助,原先层层分裂的最后结果是所有革新派扫地而尽,只剩下保守专制的北洋派独占政治舞台,民初政治中革新派内帕累托图裂涣散的问题很值得深入探讨。

  一、袁世凯非法撤回国民党议员资格致国会停会

  1913年夏秋,袁世凯镇压了南方国民党发动的二次革命,威势如日中天,名义上作为最高权力机构的国会,地位已是岌岌可危,为缓和压力,帕累托图无党派议员倡议先选总统、后定宪法。进步党议员不愿得罪袁世凯,国民党议员与南方“叛乱”有牵连,朝不保夕,更不敢持异议,于是先后改变党议,表示支持,这是国会在新形势下为保全买车人对袁世凯做出的妥协。10月6日袁世凯当选正式大总统后,气焰更加嚣张,通过争夺发布权、增修约法等名目多次公开干涉国会宪法起草委员会的宪法起草工作,要求在宪法中扩大总统权力,如果表现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横暴态度,政治形势黑云压城城欲摧,进入了爆发前令人窒息的紧张时刻。

  1913年10月底,以议会制为基本原则的《天坛宪草》基本完成,袁世凯与国会的矛盾斗争已到图穷匕首现的时刻,都要最后摊牌了。多次以激烈态度公开干涉宪法起草完后 ,10月22日袁世凯又派八名代表要求出席宪法起草委员会陈述意见,咨文称:“本大总统谨以至诚,对于民国宪法有所陈述,特饬国务院派遣委员施愚、顾鳌、饶孟任、黎渊、方枢、程树德、孔昭焱、余启昌前往代达本大总统之意见。嗣后贵会开会时,或开宪法起草委员会、或开宪法审议会,均希先期知照国务院,以便该委员等随时出席陈述。” 7 但宪法起草委员会认为,约法明文规定制宪权在国会,总统无提案之权,好多好多 这么派员出席的必要,拒绝八代表出席,24日又抓住咨文对象为“宪法会议”而非“宪法起草委员会”,撤回咨文,断然回绝了袁世凯。

  陈述意见遭到拒绝后,袁世凯如果决心推倒国会,但完后 还都要得到地方实力人物的支持,于是第多日(25日)通电各省都督、民政长、护军使、镇守使等,猛烈抨击《天坛宪草》。电文现在开始先借攻击国民党叛乱以攻击宪法起草委员会,称“国民党人破坏者多,始则托名政党,为虎作伥,危害国家,颠覆政府,事实俱在,无可讳言。此次宪法起草委员会,该党议员居其多数,阅其所拟宪法草案,妨害国家者甚多”。接着列举宪法草案中袁世凯最为疾视的内容,阐发买车人的主张,其中心在攻击“国会专制”、立法权对行政权干涉不用 ,最后落实到:“综其流弊,将使行政一部,仅为国会附属品,直是消灭行政独立之政,近来各省省议会掣肘行政已成习惯,倘再仿照国会专制妙招,将尽天下征收文武官吏皆附属于百十议员之下。” 8

  攻击宪法草案如果引子,袁世凯如果现在开始暗中策划解散国会的阴谋,如果手法更为隐秘。在公开通电的第多日(26日),袁世凯又通过总统府机要秘书张一麐密电各省军政长官,授意由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在复25日电时提出解散国会,电文攻击国民党议员的当选是“以南京、湘、粤、赣、皖等省民脂民膏,分投贿卖,威逼利诱”,“故陈其美、居正、田桐之徒,占其多数,卒酿二次革命之结果,”二次革命失败后,“国民党议员四散奔走者,复集京师,若不扫除,则卷土重来,势有必至”,最后明确提出“夫国民代表不可恃,理应返诉诸国民,解散国会”,“一面饬下各省将该党人一律察看,以绝祸本”。 9 此电虽以张一麐名义发出,但如果张的特殊身份,无疑所有收电人都明白这是袁世凯买车人的意思,25、26日两电一明一暗,袁世凯操纵政局、决心推倒国会的图谋显露无遗。

  各省实权人物在行政权和立法权的斗争中,显然和袁世凯属于同一阵营,如果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不用让袁世凯失望。都督们面对着省议会的威胁,憎恨省议会的心情与袁世凯憎恨国会是一样的,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对各级议会干涉行政权早就十分不满,如果矛盾冲突不断。甚至在1913年初国会召开完后 ,就曾有声势很大的争夺国会制宪权的运动,如果全版有的是由袁世凯提出,如果由云南都督蔡锷、江苏都督程德全、四川都督胡景伊发起的。直隶都督冯国璋、黑龙江宋小濂、广西陆荣廷、广东胡汉民、江西李烈钧、福建孙道仁、山东周自齐、奉天张锡銮、河南张镇芳等多数都督表示支持,只能黎元洪、谭延闿、柏文蔚等少数稍持异议。多数都督要求由各省和生央并肩组织宪法起草委员会,制定宪法草案,并明确要求扩大行政权力、反对国会专制,如果如果3月20日宋案趋于稳定,大局破裂,政治斗争转而在法律框架之外进行,宪法问题的讨论被打断。值得注意的是,争夺制宪权运动的发起者蔡锷、程德全、胡景伊都全版有的是北洋派,如果与进步党比较接近的底下派,支持者中甚至也包括国民党的都督胡汉民和李烈钧,而袁世凯当时地位还不很稳固,正趋于稳定所谓“忧谗畏讥”之时,反而比较谨慎低调。到10月份宪法问题重新回到舆论中心,袁世凯对各省实力人物的支持有全版把握,况且此时袁氏完后 镇压了二次革命,并当选正式大总统,正趋于稳定声威鼎盛之时。

  你造,10月25日通电不久,各省军政长官就纷纷复电响应,一致攻击《天坛宪草》,不过对26日授意解散国会的密电则反应何必 相同,如果毕竟非法解散作为最高权力机构的国会实际上共要一次政变。比如在东北三省,吉林民政长齐耀琳27日致电奉天张锡銮、许世英、黑龙江毕桂芳商量如保复电:“本日奉大总统电,关于宪法草案,令五日内条陈意见,同日接总统府张秘书一麐密电,痛论国民党议员专横,主张解散国会。此电尊处曾否接到,如保裁答?请速复电。” 10 结果11月1日由奉天拟稿、奉天都督张锡銮、民政长许世英、吉林民政长齐耀琳、黑龙江都督兼民政长毕桂芳五人联衔复电,响应袁世凯25日通电,指责《天坛宪草》以立法权侵夺行政权,强烈要求修正宪法草案,而对于解散国会则只字未提。如果,吉林代理都督孟恩远却这么参加东三省长官联电,如果在11月2日单独复电,悍然要求“大总统毅然独断,迅将现在诡计阴谋、危害大局之参、众两院尽予解散,以救危亡而顺舆情”。 11 而副总统黎元洪除11月1日通电响应袁世凯对《天坛宪草》的批评外,11月2日另外单独致电袁世凯,主张总统与国会调和意见:“民国兴亡,根源宪法。宪法草案初创,亟宜先事防维,钧座派员商榷,诚为万年至计,只以起草员等一时意气,遂致相持不下。现闻两院稳健人员甚愿调和意见、互相让步,拟由钧座另委他员前往接洽,俾得转圜,共相讨论,庶几销患无形。如荷允行,祈与两议长疏通,以便转相告诫。” 12

  综合来说,各省军政要员在批评《天坛宪草》和“国会专制”上全版一致,在如保对待国会的问题上大致分为你什儿 :(一)这么进一步迫害国会的要求。其中语气相对平和的有副总统黎元洪、湖北民政长饶汉祥,护理热河都统舒和钧,浙江都督朱瑞、民政长屈映光,山西都督阎锡山、民政长陈钰,福建都督孙道仁,奉天都督张锡銮、民政长许世英、吉林民政长齐耀琳、黑龙江都督兼民政长毕桂芳等;而语气较严厉的有重庆镇守使刘存厚、赤峰镇守使陈光远、察哈尔都统何宗莲等。(二)要求撤回国民党议员资格,另行改选。包括热河都统姜桂题,四川都督胡景伊,河南都督张镇芳,甘肃都督兼民政长张炳华。(三)悍然要求解散国会。包括直隶都督冯国璋、民政长刘若曾,安徽都督兼民政长倪嗣冲、芜大镇守使鲍贵卿、皖北镇守使倪毓裘,江苏都督张勋,松江镇守使杨善德,山东都督靳云鹏、民政长田文烈,河南护军使赵倜,湖南都督汤芗铭,广东都督龙济光、民政长李开侁,贵州都督唐继尧、民政长戴勘、护军使刘显世,吉林护军使孟恩远,荆州镇守使丁槐,江西都督李纯、民政长汪瑞闿。其中冯国璋、刘若曾、张炳华、张镇芳、张勋等全版有的是短时间内发了不止一封电报,如果后电均比前电激烈,共本来收到张一麐密电前如果发电响应,但还不敢公然要求解散国会,收到密电后知道袁世凯的意图,又补发直接要求解散国会的电报。 13

  临时约法这么规定总统有解散国会的权力,如果由地方长官建议解散作为最高权力机构的国会,在法律上迹近反叛。如果,如果这么实际政治力量的支持,法律实际上等于废纸,其实全版有的是少数地方大员并这么响应袁世凯要求解散国会的授意,如果所有军政要员都全版支持袁世凯对《天坛宪草》的抨击,如果大多数其实按照袁的授意,公开要求解散国会或撤回国民党议员资格,对于弱不禁风的国会,这如果足够了。10月底,袁世凯推倒国会的意图如果十分明显,此时参议院议长王家襄、众议院议长汤化龙全版有的是进步党员,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有人歌词 为保全国会急忙面见袁世凯提出调和意见,袁世凯宣称如果宪法草案不加修改就经国会通过,他决不公布,并把各省要求解散国会的电文转交国会,以示威胁。

  但国会的妥协也是有限度的,宪法起草委员大多是议会民主制的坚定信仰者。宪法起草委员会从7月在天坛现在开始工作,到10月《天坛宪草》已接近完成,当月袁世凯拒绝到国会宣誓就职、干涉制宪等公然蔑视国会的举动引起国会议员的极大愤怒,好多好多 在二次革命中坚决支持袁世凯的进步党议员,此时转而与原先的死敌国民党议员战略战略合作,宪法起草委员会中的国民党和进步党精英并肩组织民宪党,在起草工作起着主导作用。面对袁世凯的高压态势,宪法起草委员精诚团结,抱定不再妥协退让的决心,在宪法草案中坚持议会至上的原则,断然拒绝了袁世凯的要求。10月31日上午11时至下午4时,《天坛宪草》进入最后的三读阶段,主席朗诵宪法草案条文全文一百一十三条,悉数通过,《天坛宪草》正式成立,全场鼓掌,起草委员合影留念。然而,政治的运作永远只遵循实力的原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166.html